跳往主要内容

【新年寄语】历史的新拐点

返回

2019年1月1日

或许没有比2018年圣诞节前后华尔街股市过山车般的涨跌,更能形象地预示2019年全球经济的前景——请系上安全带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狂野之旅,近30年全球经济共荣的时代或许就此划上了休止符?

2019年与20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不同,曾几何时,华尔街颐指气使,高傲地指责亚洲的问题在于裙带资本主义,印度尼西亚等亚洲国家的独裁统治因此瓦解,并借此进入新的民主时代,阵痛之后是新的希望和新的前景。2019年也与10年前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不可同日而语,华尔街瞬间被击倒之后造就了全球亮丽的新星——北京的宏观调控模式远胜过华盛顿的自由经济和法律监管模式,全球将目光对准了全球经济的新引擎。

2019年所有的这些积极的迹象和希望都消失不再。占全球经济总量15%的中国经济毫无悬念地将继续面对增长下滑,只是下滑的速度有多快,GDP的增长是否可以维持在6%。房地产作为经济的驱动力已经疲弱,“一带一路”倡议面临挫折,“中国制造2025”计划受到围剿,为中国提供8成以上就业机会的民营企业,遭受前所未有的困境。尽管占全球经济总量约25%的美国经济似乎强劲,但所有的数据都表明,2019年美国的经济增长,也将从3%下跌,到2020年有可能下跌到2%。而利率的上升,贸易战的影响,以及华尔街可能进入熊市,都预示着我们离又一次经济危机的发生,从来没有如此接近过。

然而这一次影响的不仅是世界第一大经济强国,还包括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二者的经济总量是全球经济的五分之二。此外,欧洲依旧未从2008年的经济危机中苏醒过来,却又碰上了“英国退欧”这场至今无法谢幕的拉锯战,欧洲的经济困境使得2019年全球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过去30年至少是一个全球经济共荣的新时代,不管有多少的经济纷争、政治对立、军事冲突、意识形态的对峙。冷战的结束曾经为这个星球的融合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和无限的遐想。


经济新冷战与科技新冷战

然而新的冷战已经来临。2018年,经济冷战与科技冷战就这么在不经意中打响了,中美两国就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有谁相信中美的贸易冲突会在90天的限期之后结束呢?以往无人会想到美国竟然会向中国采取锁国政策,过去坚信中美关系“好不到哪里也坏不到哪里”的基本判断是建基于中美的经济链接无法切断彼此的关系,如今这一基础已经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动摇。

美国与中国的科技和学术交流越来越受到限制,美国甚至拒绝向中国学者发放签证。中国 “千人计划”名单上的华裔科学家遭到美国变本加厉的调查,虽然这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已经开始。世界超导专家,美国天普大学原物理系主任郗小星,被指涉嫌向中国泄露由美国公司研发的超导技术。美国执法部门清晨破门而入并给其戴上手铐,虽然最后没有证据将其入罪,但美国政府没有对其做出任何赔偿。曾在美国国家气象局工作的水文专家陈霞芬,回国探亲与水利部高层官员见面,招来联邦调查局两年多的秘密调查,最终同样找不到任何犯罪证据,陈霞芬却失去了原来的工作,并因打官司背负上20万美元的债务。

美国发起的,同时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西方国家响应禁止使用华为产品的行动,难道要制造出全球两个不同的5G网络吗?一场与以往不同的科技新冷战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了?这何止是全球化的终结?2017年年初,特朗普上台不久我就预测特朗普的政策最终将导致在美国的华人成为牺牲品。当时不少人,包括在美国的华人,以为他只是针对那些拉美移民和非法移民,看不到唇亡齿寒的简单道理。两年后这些预测又不幸言中。这场科技新冷战使得以往二十多年在新技术上与西方处于同一跑道的中国,面临被排斥在外的困境。中国的创新遇见了前所未有的新挑战!中国在向新经济的转型过程中将面对更多的壁垒和障碍。


极权的回潮和民粹的高涨

美墨边界有形的围墙和太平洋间无形的围墙,彰显了全球各国无一例外地都在向民粹主义和专制集权移动。这个政治上的大倒退伴随着数字化技术的发展,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1984》里所展现的极权社会已经成型,从街边无处不在的探头,到社交网站无时不在的影子,到每一笔的网上交易,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无法逃脱“老大哥”的监视。

过去十多年全球民主的逆转似乎已成为一种趋势,向专制集权的迅速转移不再是发展中国家的专利,西方的民粹主义迅速抬头冲击了传统的民主体系和价值,就连曾经是全球民主灯塔的国度也已沦落。根据总部在华盛顿的“自由之家”的报告,2000年全球有120个国家,占全球人口总量63%,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民主;然而自2006年开始高达113个国家的民主状况都在恶化,而2017年的情况更加恶劣。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不再是民主的推动者,甚至公然压制不同的声音,并与传媒为敌,更何况是那些早就有专制基因的国度。我们无需任何调查数字都可以感受到刚刚过去的2018年更是每况愈下,而这样的倒退没有比沙特王室卷入记者卡舒吉被杀事件更令人不寒而栗了。德鲁克(Peter F. Drucker)在《经济人的末日》1969年版自序中曾经说过,“我发现极权主义才是真正的革命,目的在于推翻某些比经济体制还基本的东西,如价值观、信仰和基本道德观。这场革命会将希望化为绝望,以魔力取代理性,而人们的信仰将会换成提心吊胆、疯狂、嗜血的暴力。”

民主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府为了满足人们短期的需求而过分承诺且不断地举债。我的法国邻居很感慨地对我说,法国人希望可以不交或者交更少的税,同时又要政府提供更多的福利。但黄马甲示威者的诉求不会只是发生在法国,而债台高筑不会是西方政府的独有现象,贫富悬殊正以比经济增长更快的速度向全球蔓延。全球化遇上了寒冬,并成为所有问题的根源和替罪羔羊。民粹主义和排外情绪正主导全球各国人们的行为,就连特朗普在修建美墨边界围墙上也被右派的民粹主义者挟持。我们地理上的距离从来没有这么近过,但我们心灵间的距离也从来没有这么远过。

2018年的世界似乎变得如此陌生和疯狂,一个令你感到忧虑的美国和一个令你感到担心的中国。这是一个任性的时代,任性不再是年轻人的专有,它甚至属于掌管全球走向的领导者。而这场冲突不仅仅是东西方文明之间的冲突,而且是中美两种不同制度的对立。因此它所带来的冲击也将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在迎接新一年到来之际,我想借用我在2018年12月24日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毕业典礼上的致辞,与朋友们共勉。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迅速变化、全球化和数字化的世界中,巨大的前景和挑战都摆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对这个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困惑不解,甚至对变化无能为力。我们并不总是能够控制自己的处境,但我们确实可以选择如何看待这些变化并付诸行动。我们有时唯一能控制的就是我们看问题的视角。”

因此,历史的拐点也充满着等待我们捕抓的机会。对中国而言,我们可能正面对百年不遇的发展期的最后机会。或许这正是我们同过去告别的最好契机,我们需要有与以往不同的思考、和过去有别的路向、比以前更为坚定的行动。在这篇闪烁其词的新年寄语中,我希望我可以直面陈词的那一天可以早日到来,因为只有诚实和真诚的对话才充满力量,才能让我们的国家变得强大和受到尊重。在这个急剧变化的时刻,我们最不可以放弃的就是我们的希望和愿景。诚如甘地所言,“满足感在于努力,而不在于成就,全力以赴就是全胜。”

祝大家新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