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深度观点丨冯雅格:中美两国很难打出“高科技战争”

返回

2019年6月27日 | 管理与创新

以下内容整理自冯雅格先生于2019年5月开学典礼暨校内工作坊上的演讲:

全球都在关注中美贸易摩擦。摩擦是否会继续升级?中美贸易关系一旦破裂,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拥有27年银行及财富管理经验的资深者冯雅格先生分享了他的看法。

中美贸易摩擦是当下热门的话题。人们都在问,假如中美开打贸易战,结果会如何?我的看法是目前两国均难以保持经济现状,市场选择已经让两国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格局,双方应该寻求一个基于全球化主义的协调方法,但特朗普政府的态度存在不确定性。

0


1、中美两国发展现状优劣比较

在谈贸易摩擦之前,我们有必要大概了解一下中美两国的发展现状。

先看中国。自1980年起,中国经济发展的强劲势头有目共睹,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平均增长率一度连创新高。我们惊讶地发现,在1979至2010这30年里,中国GDP的年平均增长率高达8.81%。但从2010年开始,中国的经济增速明显放缓,回到了5%至7%的区间。

高速发展让中国在全球经济和地缘政治方面的影响力不断增加,但大家也应该看到,过去30年里中国的经济活力更多是由公共投资建设而非消费力推动的,消费对GDP年均增长率的贡献不到35%,而且人均储蓄率高到超过了20%。

从全球GDP增长和军事实力来看,美国仍然占据着领导者的地位。美国占到全球年度GDP的21%,相比之下中国要稍低一点,对全球GDP的贡献率是15%。美国经济发展的优势是民众的消费力十分强劲,占到了全年GDP的65%以上,因此相应的人均储蓄率自然就很低,只有3%左右。不过,虽然美国的经济产出规模非常庞大,但仍然存在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第一是生产力水平增长很慢。从纵向角度看,美国经济仍处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复苏阶段。美国工人的工资水平仅比1973年高10%,实际工资年增长率仅为0.2%。2011年至2016年,美国的生产力水平年均仅上涨了0.5%。

第二就是特朗普政府格外关注的贸易顺差问题。事实上,全球有102个国家对美国有贸易顺差,中国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关于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以2015年为例,中国直接出口美国的贸易额是3930亿美元,在美国运营的中国企业出口约100亿美元;美国直接出口中国的贸易额是1500亿美元,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子公司服务业出口510亿美元、商品出口1710亿美元。换句话说,中美之间的贸易额缺口是310亿美元。

但我们也要看到,市场上还存在不算“出口”但赚利润的美国企业,比如通用汽车公司和苹果公司。2017年,通用公司在中国的汽车销量已经超过美国。2016年,苹果公司在大中华区的营收接近500亿美元。


2、中美长达30年的融合传统正面临挑战

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交。从那时起,中美两国就开始了相融的过程。在过去的30年里,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和文化交流形成了一种自然的合作方式,供应链协调给两国同时带来了繁荣——

自20世纪80年代起,英语就取代俄语成为中国学生学习第二语言的首选;中国南方地区的美国公司有80%的产品销往中国市场;在美国大学就读的中国大陆学生超过32.5万人;中国在纽约和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超过100家。

这种融合让双方之间的贸易关系既密切又复杂,由于国内外环境的变化,中美两国的经济想要保持现状都面临挑战:一方面,中国对美出口占总出口的比例一直在下降,从2008年的30%下降到了2018年的20%。由于劳动力正在萎缩,中国不再是亚洲廉价劳动力的目的地,这导致了过去5年传统轻工业岗位的逃离,它们流向了印度尼西亚、越南、柬埔寨和孟加拉国。

此外,中国还面临着30年粗放式出口驱动型增长留下的生态灾难。这些都促使中国采取更多的积极行动,如通过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加强地缘政治影响力,通过“一带一路”政策推动文化与资源进入非洲大陆寻求新市场。

另一方面,美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也不平静。贸易逆差首当其冲,美国对102个国家有贸易逆差。去年2月,美国政府更是创纪录地产生了2340亿美元的赤字。问题在于,这些巨额赤字是可持续的吗?累积的债务问题该如何解决?前不久,美国先后宣布对进口的钢铁和铝征收高额关税,对价值600亿美元的自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特朗普政府实施这些措施的一个明确目标就是减少贸易逆差,但这种强硬的贸易政策最后是否会将矛头指向自己,我们不得而知。
 

3、假如中美贸易关系破裂,结果会怎样?

未来中美贸易究竟会走向何方?我们谁也不能肯定。但假如双方关系破裂,结果会怎样呢?在谈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介绍《斯穆特·霍利法案》。1930年,美国为保护农业和相关商品通过了该法案,结果导致当时全球贸易规模萎缩了60%,使得全球生活水平大大降低。我认为这是对中美贸易关系破裂的警示。

事实上,即便中美两国互相建立贸易壁垒,也很难打出一场金融和高科技战争。首先,双方很难阻止资金的相互流动,因为金钱遵循最大回报和公允价值。其次,双方无法阻止思想和创新的交流,特别是在生物科技、社交媒体和电子商务领域,因为这些领域的发展机遇对两国都有益。

生物科技方面,双方都不能拒绝开发用于预防和治疗疾病的新药,开展联合医疗训练和机器人手术技术研发。社交媒体方面,WiFi让限制信息交流变得困难重重。电子商务方面,中国是电子商务市场发展最快的国家,全球市场占比远远高于西方国家。

当然,两国在很多其它领域也存在共同利益,比如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共享合作,中国是机器人研发的最大资助国。此外,中国在医疗保健领域有潜力超过美国,相关领域的数字化程度也比美国高。不过,我认为中国在人力资本方面可能存在劣势。从经济学角度看,人才会追随金钱价值。怎样逆转人才外流是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

那么,到底该如何看待中美贸易差呢?我想向大家介绍古典经济学家大卫·里卡多在1817年提出的比较优势理论。什么是比较优势?就是指一个生产者以低于另一个生产者的机会成本生产一种产品的行为,比如法国的葡萄酒。

与之对应的是绝对优势,指的是一个生产者生产一种产品的劳动成本绝对低于另一个生产者的行为,比如中国的制造业。就国际贸易而言,每个国家都应根据“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弊相权取其轻”的原则,集中生产并出口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进口具有“比较劣势”的产品。

00

总体来看,中美经济各有优势,长期的融合传统让双方无法彻底划清界限,即使互相建立贸易壁垒,也很难打出一场金融和高科技战争。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假如中美贸易关系破裂,很可能会对世界经济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20世纪30年代美国《斯穆特·霍利法案》导致的全球贸易规模大幅萎缩就是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