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卢麒元:解读中国企业境外上市的监管逻辑丨深度观点

返回

2021年12月14日 | 财务金融

卢麒元
卢麒元先生  Mr. Lu Qiyuan
沃德国际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著名财经作家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取得了长足稳步的发展。在国际化进程中,国家之间投资与转资活动日益频繁。我国融资方式已经从“请进来”(吸引外资入化)向“走出去”(中国企业在海外上市)转变,正由资本稀缺变为资本过剩的国家,从鼓励中企海外上市融资,逐渐转向鼓励境内上市融资。考虑到国内投资者对优质资产的殷切需求,政府也希望高新企业将优质股留在境内。此外,由于美元的滥发,以优质资产及商品为劣等货币背书等行为,输入巨额通货膨胀将导致我国经济出现巨大金融风险。因此,政府加强对中企境外上市监管是及时和必要的。

 

那么我国资本现状如何?优质资产是否已大量外溢?如何保障数据安全与经济主权?又如何加强对境外上市的监管?

 

港大ICB特邀著名财经作家、现任沃德国际管理顾问公司董事局主席,熟稔中港两地金融运作,具有丰富企业管理经验的卢麒元先生,将从马克思的《资本论》里的四矩阵展开,为大家带来“解读中国企业境外上市的监管逻辑”的主题分享。

 

中国从资本严重稀缺到相对过剩

 

我国的资本状况早已经进入资本过剩时代。作为吸引外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我国生产要素的供求关系正悄然变化,劳动力和土地越来越短缺,而资本则越来越过剩。中国招商引资可分三个历史阶段:第一阶段,上个世纪80年代,全方位招商引资;第二阶段,90年代,项目融资;第三阶段,本世纪的前10年,股权融资,境外上市。

 

2020年跨境双向投融资活跃。一方面,外国来华各类投资(主要包括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存贷款等其他投资)5206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81%。另一方面,“往外走”比“引进来”的多,中国对外各类投资5983亿美元,增长1.1倍。

 

图片

 

由于税政扭曲(无法进行直接税立法),导致国内过剩资本涌入房地产投机和海外扩张。如果说税收直接税是一个好的管理方法,我们现在还需要一个过程,在这方面还需要有比较长的一段路要走。

 

优质资产外销与产业资本外溢

 

众所周知,经济发展离不开资本的投入,发展中国家尤其如此。大量外溢资本使得国内经济发展受到资金制约,同时也使得一个国家很难有效利用国外资金。形成原因有三:

 

首先,由于我国在特定历史时期对数字经济理解严重滞后,没有清晰的认知。国家对数字经济企业的投融资仍然使用传统产业的监管规范,致使大量的数字企业、优质的数字经济资产在海外上市,以至于新经济带来的巨大资本利得无法成为我国国民的投资收益,使我国新经济遭遇到结构性的发展问题。

 

图片

 

其次,我国在处理资本构成方面,经历了比较复杂漫长的理解和学习的过程,例如,在投资房地产收益中,如果房地产是用来住的,它就是产业或者是工业品;如是用来投资的,那么它就是金融资本。事实上在中国房地产与金融的资本形态出现,而且走到了极端的状况下,房地产投资与新经济投资具有较高的资本利得,而传统产业处于恶性循环的极端危险状态。产业资本双向逃逸,一是向房地产逃逸;二是向海外逃逸。

 

再次,由于直接税迟迟未能出台,新生资本合法性无法得到法律确认,导致2012年到2018年,掀起各种名义的走资狂潮,初步估算此阶段走资规模高达3万亿美元。其中,走资资本,大部分为产业资本溢出,中国资本积累率狂降,中国经济增长出现严重衰退。当前,我国已经开始拨乱反正,阻止大规模资本外逃,重新启动再工业化进程,重建完整的中国产业生态。在即将到来的2022年,中国将开启伟大的税政改革,为下一个一百年奠定坚实的制度基础。

 

数据安全与经济主权

 

目前,我国在海外上市的企业基本上都是新经济企业或者数字经济企业,那么这些企业就会涉及到下面四个问题:

 

1.数据安全:国家和国民信息必须纳入国家监管。在信息技术和人类生产生活交汇融合的今天,各类数据迅猛增长、海量聚集,对经济发展和人们生活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新经济数据安全已成为事关国家安全与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

 

图片

 

2.经济主权:信息主权归属国家和国民。进入信息时代,国家要素都以信息的形式反映出来,信息主权应运而生,并同国家利益紧密相连,是捍卫国家利益的重要工具,是国家主权未来的代名词,它关系着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重要民生、重大公共利益等,是国家的核心数据,应实行严格的管理制度。

 

3.数据税:国家通过数据税征缴主权收益,数据税在没有解决数据安全和经济主权之前,是不能随便上市的。

 

4.道德底线:网络空间必须遵守游戏规则,要有有效的管理和道德底线,同时也需要国家层面的法治法规约束,需要社会层面的监督监控和个人层面的自律自觉。

 

中企境外上市的监管

 

中企境外上市的监管是维护我国金融经济秩序的必由之路。一方面,境外上市为我国带来大量的资金,且能推动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有利于促进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完善我国境外上市监管的法律制度,深化跨国监管合作势在必行。若想实现中企境外上市的监管,以下5条措施必须实现:

 

1. 确保国民经济安全

2. 确保产业生态完整

3. 为国内过剩资本提供优质资产

4. 严格管理低估值货币资产兑现

5. 维持合理规模的资本项下的外汇收支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在处理资本流转这个问题上,我们要吸取他国的教训,绝不允许出现资本大规模出走、导致资产价格崩溃,甚至出现严重经济危机的情况。我们的投融资行为都要以国家安全国民利益为最高的准则。

 

图片

 

未来,融入世界经济一体化,我国在新经济领域的建设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相信随着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以及与国际经济市场交往的更加深入频繁,中国企业境外上市的监管政策将更加趋于明朗,未来新经济企业整体发展会更加平稳有序。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插图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