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信任——刘教授2018年5月开学典礼致辞

返回

2018年5月26日 | 学院公告

早上好,欢迎大家来到香港大学。5月是香港非常美的季节,到处都盛开着凤凰木花。

我相信大家之前对香港大学历史已有些许了解。香港大学于1911年3月16号奠基。1949年以前,香港大学跟内地联系非常紧密。香港大学有近三分之一的同学来自内地,当中有一位著名的校友就是张爱玲;还有很多内地著名学者在这里教书,比如学者陈寅恪、作家许地山。1979年之后,香港大学跟内地关联更加紧密,从内地来香港大学求学的人越来越多。走过一百多年的历史,香港大学已经成为全球知名的大学。开放、民主、独立、自由的精神决定一所大学的发展,因为独立思想跟自由意志是决定一个大学发展的最基本条件。 

HKU SPACE学院是香港大学属下的一所学院,1956年成立,其历史已经超过香港多数大学的历史。学院成立的目的,是将一所精英大学的课程带到社区,满足社区的需求。香港首个法律文凭课程、工商管理文凭课程等开创先河的课程皆诞生于HKU SPACE,而我们的法律课程奠定了后来港大的法律系,今天的法律学院。我们的工商管理课程,曾吸引诸多香港商界、政界名流就读。从1956年到现在,我们已经培养了270多万人,很多香港人都在HKU SPACE学院深造过。 

香港大学成立的时候,提出“为中国而立”的校纲。而我们在2010年成立了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简称ICB。学院成立的目的,是希望将我们在香港培养专业人才经验带到内地,某种程度上,这是我们践行「为中国而立」创校校纲的实际举措。

Prof. LIU, N.R.

 

港大ICB七年成长

7月1号,我们即将进入发展的第八年。港大ICB内地学生人数在3月份已经超过一万人。这个学年有1900多位同学加入港大ICB。今天就有大约有700人在香港大学校园参加开学典礼。

七年前我们刚到内地办学,面对的阻力非常大。因为香港大学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但殖民地心态也很浓厚。坦诚说,这样的反对声一直持续到今天,但是我已经感受到这样的阻力越来越小了。

除了内部阻力,我们需要面对外部阻力,面对外界怀疑的眼光。七年前我们刚到内地,不少人认为,我们到内地是为了培训赚钱。但是七年后,没有人这么看我们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理解我们做这件事的初衷。

七年之中,我有一种使命感,努力创建一所侧重专业及创新的商业学院,我的团队也同样如此夜以继日、任劳任怨地努力着。我在十多年前就开始思考,在中国未来的发展当中,在重塑中国未来的进程当中,我们每一个人会有什么样的贡献,而这就是港大ICB成立最初的思考。如今,我们从被怀疑到被信任,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我们的团队,越来越多的同学来港大ICB读书,而且收获满满,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收获。因此,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Trust,信任。

 

信任的定义

那么信任到底是什么?

这个星期最大新闻莫过于“金特会”取消。结果这件全球关注、甚至可能改变世界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还未拉开帷幕就差点就谢幕了。当然只过了不到一天,特朗普就改口了。过去一年多里,特朗普类似惊人的举动不少,他还在不久前取消了与伊朗的核协议。此前,作为阿以冲突最重要的调停者,几十年当中,没人敢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如今,特朗普做出迁馆的决定,这使得阿以和平进程受到重挫。通过这些事情,我们不难明白为什么全球范围内对美国的信任度在降低,美国人对美国政府的信任度也已降到历史低点。

美国爱德曼公关与营销公司开始关于“全球信任晴雨表”(Element Trust Barometer) 的调查已经持续了19年。今年的数据表明,只有33%的美国人相信美国政府,这是历史的新低点。还有另外一个调查数据,由华盛顿的研究机构Pew Research进行的,1958年他们开始做美国选举的研究。第一次调查的时候,美国有高达78%的民众相信美国政府处理问题的能力。但是去年,这个数字竟然掉到了28%。

“全球信任晴雨表”这个调查不仅仅看的是人们对政府的信任度,甚至是对媒体、NGO组织、以及商业机构的信任度,人们对这些机构的信任度在去年都达到了历史的新低。所幸今年1月份刚刚出炉的调查中,民众对商业公司的信任度稍有提高,从去年的37%提高到44%,这对在座从事商业的各位同学可能是一个好消息。这项调查也显示,建立信任对CEO来说比产品质量和服务质量更重要。

同时我想告诉大家有关中国的数据,中国人对政府的信任度持续高升,位居全球第一,高达74%的一般民众,和83%的知情公众(经常了解新闻的人士)都相信中国政府是非常有效率的政府。大家需要特别关注的是受访对象,除了一般的民众外,还会专门调研所谓的知情公众,而所有被调者都对中国政府极其信任。这个答案在座的同学可能会有许多问题,我相信每人都会做出不同的诠释。不过调查中对商界最不信任的国家是中国,中国民众对商人是最不信任的。而全球各国对中国的商品也极为不信任,中国排在倒数第四位,仅仅比墨西哥、印度、和巴西制造的商品稍好。这个调查总体反映了世界民众对公共机构的不信任度,而对媒体及新闻记者的信任度更是大大降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不是专业新闻工作者的贡献,而是在座每一位的贡献,即社交媒体充斥着假消息。

Prof. LIU, N.R.

那么为何中国人对政府信任,对商界如此不信任?中国人与西方人在思维方面有何不同?在碰到新人或新事情的时候,中国人的设定模式是首先不信任对方,并需要对方加以证明是可以信任的。西方文化正好相反,我先选择信任,但看到你不值得信任,我就结束彼此的关系,这是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也决定了不同的做事方式。

所以什么是信任?用英文诠释,信任就是“state of readiness for unguarded interaction with someone or something”。在与人、事交流过程当中所呈现出的毫无防备的状态。所以信任是一种安全感,你是否可信赖、诚实、善良、聪明。我们中国人对信任是相当有保留的,这也证明为什么我们八年前进入内地,受到的是怀疑的眼光。那么如何去赢取别人的信任,只能靠自己的行动。我们是怎么做的呢?

首先,任何机构、任何人要取得信任,要看你的行为是不是一致。如果你能保持一致的行为,日积月累,最终就有可能被人信任和接纳。第二,你是否能够兑现你的承诺,如果你有能力最终实现你对别人的承诺,你就会被别人认可,所以承诺是非常重要的,但实现承诺更加重要。但大家都知道,要实现对别人的承诺(commitement),总会碰到很多困难,解决困难的办法就是沟通 (communication)。所以我们努力沟通,获取同学、校友、和企业的信任。七年的坚持,我们才有了今天受到许多人的认可。

 

建立信任的五个层面

建立信任到底有几个层面?斯蒂芬·科维在《The Speed of Trust》一书中提到,信任有五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是self trust,自我信任。你能否相信自己,你是否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去实现承诺,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能力。第二个维度是relation trust,关系信任。你跟任何人、跟任何机构要建立好关系,其中最重要的是责任,你有没有责任心去完成信任的建立。第三个维度是orgnization trust,机构信任。大家都来自不同机构,你在机构里面工作,感不感到被别人信任,或者信任别人。第四个维度是market trust,市场信任。你的品牌如何在市场上获取别人的认可,品牌信誉与声誉如何。最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层面是social trust,社会信任。一个人、一个企业对社会有多大的贡献,能够让社会来认可你。

我认为一个人要被人信任,需要努力从ABCDE五个层面来做。

第一是Ability,能力。你有被人信任的能力,每个人出生时都有不同的才能,这是与生俱来没有办法改变的。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后天的学习,通过知识的获取来改变。此外,还有你学习和做事的态度和方式,你是否拥有思考和分析的能力,你是否拥有足够的知识对事物做出评判。

第二是Benevolence,仁爱。建立信任的重要起点就是你是否有颗善良的心,你能否做到“自立立人、为人着想,互利共赢”。

第三是Communication,沟通。要获得别人的信任,必须跟人交流,让别人理解你,同时也理解别人。不管你在哪里,你最终目的是要跟别人发生一种关联(Connection),所以连接和沟通很重要。

第四是Dependence,可靠。你与别人建立关系的时候,你自己是不是可靠的,是别人可以依赖的。

第五是Engagement,参与。主动性是建立信任必不可少的条件,如果凡事都被动,你就很难争取到别人的信任,就很难消除别人的疑虑。只有做到这五点才能获取别人的信任,你才也可能取得别人的信任。

最近我看到一个报道,很有意思,香港有一个成年女子,八年网上异国恋情,与对方没有见过一面,就从网上陆续转账了1400万港币给人家。另外,这几年发生了很多电信诈骗事件,包括香港的一些知名人士在内也被骗。我也接到过这种电话,即可就可以识破他。如此多人被骗,真是匪夷所思。这就是一个人有没有足够的能力、足够的经验做出判断。

社会上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参加过气功帮或辟谷帮,这与我喜欢了解各种新事物有关,但我会带着质疑的眼光去看待所有我碰到的新事物。辟谷和气功对养生当然好,但如果说辟谷和气功可以帮助你治愈癌症、糖尿病,如果你选择相信这样的“神人”的“神话”,那你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就是那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好多事情只要你开动脑子去思考一下,就可识破那些人的胡言乱语。所以你可以信任别人,但是要有能力分辨,这是非常重要的,要知道世界上并非每一个人都能够以仁爱之心对待他人。

 

组织透明及诚信经济

讲到诚信,我今天想着重与大家谈和信任相关的两个议题。一个是组织透明,一个是诚信经济。

第一是组织透明。建立企业内部的信任关系,组织透明度是非常重要的。组织如果不透明,大家很难相互建立信任关系。这不仅讲的是高层同低层之间的关系,同事之间也是如此。现在很多新公司,特别是高科技公司都喜欢设立开放式的办公室,原因就在于此,但这是建立组织透明度的表层。更重要的是,企业未来发展方向、目标、进程,甚至存在的困难、问题是不是所有同事都明白和了解。所以只有充分沟通,将信息跟大家分享,这样的企业可能会做得很好。

在中国,大家的薪酬都是透明的,西方人则很忌讳,但如今欧美国家也开始改变了。这在新型科技公司里面特别普遍,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将薪水公开化有利于招聘和绩效的评估。比如美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公司Buffer,在2013年开始就公开企业里所有岗位的薪酬,包括CEO本人在内。美国专门售卖有机食品的全食超市(Whole Foods),早在八十年代就将企业内部的薪水公开。而他们几年前曾碰到一场危机,顾客发现他们销售的有机产品里面掺有基因改造的食品,结果他们要面对一场全国的法律诉讼。危机出现之后,他们决定将所有有机产品论证过程透明化,以获取消费者信任。所以获取员工、顾客和他人信任,透明度是极其重要的。甘地就说过,“Truth never damages a cause that is justice. 真相永远不会危害正义的事业。”

这方面,我自己也有非常切身的体会。除了主管中国商业学院的工作之外,我三年前也开始主管在香港的金融商业学院的工作。当我接手金融商业学院的时候,该学院的最大问题是同事的责任和奖赏非常不明确。我接手之后主要是战略层面上给学院一个新的方向,同时重组组织架构,明确责任分工,奖罚分明。由于有了透明的组织,每个人都很清楚自己的任务,也知道绩效如何评估,这彻底改变了之前的擦鞋文化。所以透明的组织带来全新的文化,管理上也变得更加轻松。从组织透明这个角度去看问题,其目标是建立企业内部和外部的信任。

诚信反映到经济生活中,那就是诚信经济。其实诚信经济不止今天才有。如果问中国历史上有哪个重要的商帮是最讲诚信的?答案是晋商。清朝时期,全国有51家大的票号,43家都是山西人掌控,而票号财主十位中有九位都是山西人。而晋商是可以跟威尼斯商人,犹太商人相提并论,而晋商的经营网络早就全球化了。因为诚信,他们可以走出中国走向全球。

再看看香港,为什么早年内地朋友会跑到香港来买奶粉?因为香港奶粉的质量是可靠的。为什么我们有人跑去日本买马桶盖?因为日本的马桶盖是安全的。这就是诚信经济带来的利益。香港保险业去年新签单超过5个多亿,40%顾客来自内地,包括我内地的不少朋友都来这里买,千辛万苦通过各种办法来香港买保险,就是因为诚信。

最近发生了一起疫苗事件。因为宫颈疫苗严重缺货,内地、特别是深圳的妇女在香港准备集体法律诉讼,她们跑到香港打宫颈疫苗,因为她们觉得在香港打疫苗比较放心,没有想到全球疫苗紧缺,香港也没有疫苗了,只打了一次就不能打了,这当然也损害了香港的声誉。因此诚信经济给企业带来的价值,远远超过千辛万苦打造的创新产品。组织透明以及诚信经济,是能够给我们企业带来很多利益的。

从英国哲学家洛克到法国哲学家卢梭,他们都很看重契约的重要性。契约是确保每一个人和每一个机构可以遵守自己的承诺,这也是诚信的经济基础。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提到,“人生而自由,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所以我们必须从天然自由变成契约自由,契约的重要性就在这里。这也就是为何“一带一路”的发展,国家非常重视香港的角色,这是因为香港自身的法制地位和金融地位,香港的法律制度令“一带一路”有很多金融投资能够在香港实现。香港可以获取全球的信任,原因就在于此。

Prof. LIU, N.R.

 

贸易赤字与信任赤字

刚才有同学说这两天最大的新闻是中美贸易战。今天,全球都在谈贸易赤字,但没有人谈信任赤字。全球都想拿到贸易盈余,而不是贸易赤字,却没有人在目前全球的贸易纠纷中谈论和分析信任盈余。很不幸的是,中国在近期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受到了质疑,我们也面对信任赤字。

刚才跟大家分享的爱德曼民意调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达到了历史新高。但是国际上,特别是西方对中国的怀疑和担心,也达到了历史新高。信任债务是有可能带来灾难性的,而且不可能在短期内可以改变的,而这将会影响中国未来的发展。中国强大了,但中国人这几年走出海外的时候,我们的被信任度也开始下降,因为达成信任是需要通过每一件事情来逐步实现的,所以我们要尽力去改变别人对我们的看法,因为大家都存在所谓的偏见。最近哈佛大学有一位黑人女学生在宿舍的公共区域睡觉,一位白人学生要求她离开,没有得到回应,结果报了警。警察就想当然地认为这位黑人不是学生,把她逮捕了,这就是偏见。所以要建立别人对我们的信任,就必须改变别人对我们的偏见,而改变偏见最基本的前提,就是我们的行为方式能够令别人信任。 

所以我希望在座的朋友来到香港大学学习,学到的不仅仅是知识,同时可以找到自己可依赖、可信任的伙伴。Trust里面隐含有两个很重要的词,一个是Reliability,信赖, 另一个是Resposbility,责任。如果能做到这两点,你就能够获取别人的信任。美国第三任总统杰弗逊曾说过,“Honesty is the first chapter in the book of wisdom. 诚信是智慧之书的第一章。”

最后,我衷心希望大家在港大ICB的学习旅程是一次知识积累的旅程,也是建立相互信赖的旅程和建立伙伴关系的旅程。而通过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们可以让我们每一个人、我们的企业、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国家都能够建立起更高的信任度。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