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刘教授专栏 | 2020年全球下沉的临界点还未到来!

返回

2020年7月21日 | 学院新闻

走进2020年的下半年,依旧无法告别过去半个世纪最大的黑天鹅,每次新一波的疫情都加剧了人们对下一次暴发的恐惧。

走进2020年的下半年,没有黑天鹅只有灰犀牛!
 

2020年从一场意想不到的疫情灾难开启,已经走过了多一半,几乎没有什么好消息令人振奋,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无法回望的过去!而展望余下的岁月,也没有任何令人可以期待的兴奋。

7月1号刚开始,果真还有不少令人屏住呼吸的大事件发生。

假如生活有假如的话。

如果2003年香港可以顺利通过如今被视为没有牙齿的23条,7月1号就不会有今天武装到牙齿的香港国安法和香港国安署和国安顾问,这些被称为香港“二次回归”的最重要象征都不会出现在香港。如果香港特区政府去年在处理送中法律上有如这次国安法的宣传那样做得更为细致,如果在和平的民意做出极大的反弹之前做出迅速的回应,而非在暴力冲击立法会之后才决定撤除修例,或许暴力就不会从潘多拉的盒子中爬出。如果没有暴力在香港的蔓延和对暴力的纵容,或许香港今年的7月1日会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如果之前关于现代“沙皇”普京24年统治俄罗斯历史即将结束的预言成真,7月1号就不会有俄罗斯全民公投修改宪法。但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俄罗斯竟然有高达74%的投票者支持为普京量身定制的新宪法。不管里面有多少的新内容,包括“对上帝的信仰”的遵从,对类似北欧社会民主主义制度的追求,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现任和前任总统在这部新宪法的框架下,有资格再次参与角逐俄罗斯总统。这意味着民望依旧如日中天的普京将统治俄罗斯长达36年,而他也可能成为统治俄罗斯最长时间的领袖,超过了斯大林统治苏联的历史。

如果3年多前美国没有选出一位异类的总统,7月3号,美国在迎接独立日第244年的时候,这个全球医疗条件最为发达的国度,最不应该遭受新冠肺炎的“围剿”并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如果没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共和党州长们的胆大妄为,诸如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州长这种与天斗与地斗的大无畏精神,美国的疫情绝对不至于荣膺全球之冠。如果民众遵守重新开放商业场所和公共场所的规定,如果没有出现不戴口罩和不受社交距离约束的危险而无知的行为,美国的疫情也不至于经历了如此漫长的煎熬之后会进入新的拐点。而这拐点却是朝完全相反的方向前进的错误拐点,每日感染病情的人数再创新高,在独立日迎来了接近3百万确诊病例的灾难,甚至影响到特朗普的连任计划。

0

如果6个月前没有爆发新冠肺炎,并随之蔓延全球,7月7日美国或许不会退出世界卫生组织,也许美国“离群”的速度会慢一些,中国和美国脱钩的速度会慢一些,全球冷战对峙的出现会慢一些。特朗普重新当选的可能性要大得多,经济继续繁荣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中美若即若离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但环顾左右,其实已经没有任何令我们感到惊奇和突兀的黑天鹅事件了,而我们是否愿意正视就在不远处清晰可见的灰犀牛。

灰犀牛一:病毒终结,遥遥无期

新冠肺炎在全球已经夺走了五十多万条生命,超过一千三百万人确诊,而世界卫生组织早在5月就已经表示,新冠病毒可能和艾滋病毒一样会变成流行病,且可能永远不会消失。有如世卫组织官员所言,要预测这场流行病毒何时结束,这比登陆月球还要艰难。在缺乏疫苗、甚至没有有效治疗手段的情况下,迄今为止,唯一证实的有效策略就是限制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与此同时,全球各国都在小心翼翼地取消限制,以便恢复正常的经济生活,却反过来加剧了病毒的流行。美国、巴西、印度等国还未走出疫情的第一波,而第二波疫情却在一些国家再次暴发或者指日可待。香港已经进入疫情第三波,社区本土疫情在过去的几天里迅速增加。根据香港大学医学专家的看法,这一波疫情“毒性”极强,病毒已经变异,一人可以最高传染四人,香港再次实施已经松懈的限聚令,一些公司又恢复“宅办公”。

在过去2000多年的人类历史中,除了此次新冠病毒,还有多次让人类难以应对的大流行,其中黑死病、流感和伊波拉都引起了极大的恐惧。伊波拉源于东非的刚果和乌干达,但2013年12月在西非暴发的伊波拉病毒引发的大流行,是伊波拉最严重的一次暴发,最高临床致死率为71%。由于病发集中在西非,东亚民众并不了解,但欧洲人对此忧心忡忡。

在此之前,20世纪以来的大流行包括发生在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1957年的亚洲流感、1968年的香港流感、2009发生在墨西哥和美国的H1N1大流行等。1968年源于香港的流感,开始时也无人知道其严重性,港英当局将其视为一般的感冒,以为“闷烧”几天就好了,结果远传至美国,造成一百多万人死亡。甲型H1N1流感曾被称为猪流感,2009年在墨西哥首先暴发,后来又称之为北美流感和新流感,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估计,仅在美国,截至2010年3月中旬,这场疫情就导致5千9百万美国人染病,26万5千人住院,1万2千人死亡。

而三次蔓延世界各地的黑死病,造成全球数以千万计的人死亡,并改变了历史的进程。历史上对黑死病的起源和记载并没有权威的记录,历史学家描述了三次黑死病大流行:6世纪的查士丁尼瘟疫,14世纪横跨亚欧大陆的疫情,以及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大流行。人类史上最惨痛的黑死病瘟疫,就是14世纪的这场浩劫。有人认为中世纪的那次大流行始于1331年的中国,但也有人认为始于中亚或者喜马拉雅山区,这种疾病加上当时肆虐的内战,夺去了中国的一半人口。由于当时中国处于战乱,很难估计多少人口是死于战争,多少人是死于黑死病。但疫情沿着贸易路线和蒙古大军传播到欧洲、北非和中东是一个大家比较认可的历史事实。当时欧洲有近两千五百万人死于黑死病,占总人口近三分之一,近乎一场世纪灭绝,仅意大利西恩那就有一半的人口死亡,对欧洲政治、经济、社会、文化都影响深远,而蒙古大军最后也因黑死病无力西征。那次大流行结束后,黑死病又多次卷土重来,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暴发始于1855年的中国,并蔓延到世界各地。

但没有任何一次大流行像此次的新冠肺炎那样对人类造成如此可怕的后果,除了新冠病毒,还因为政治病毒四处流行,比新冠病毒本身还更难以应对。中世纪那场黑死病的爆发,结束了蒙古人横跨亚欧大陆、人类首次全球化的历史,这次疫情也终结了过去半个世纪的全球化趋势。从黑死病蔓延全球的历史来看,长达三个世纪的大流行,改变了中国的文明进程,是宋辽金元社会转折的重要因素之一,而疫情也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此次新冠病毒离结束和被人类制服还遥遥无期,也同样会重新书写21世纪的全球历史。

灰犀牛二:战后格局,随时崩塌

新冠病毒在全球的蔓延正催化全球治理体系的崩溃,种种迹象显示疫情加速了向更加碎片化的新世界秩序的演变。美国在战后主导了雅尔塔体系的国际政治格局,布雷顿森林国际货币体系的金融秩序,和全球自由贸易规则等,这奠定了过去70多年世界的发展态势。随着美国从联合国人权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相续退出,以及不再遵从国际气候协定,并且随时可能退出已经接近瘫痪的世界贸易组织,奠定战后世界和平格局的体系有可能随时土崩瓦解。

0

当然,这个过渡期已经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并且可能是历史上一次漫长的演变。与20世纪新的全球秩序的迅速崛起和演变相比,过去二十年,全球格局一直在徘徊中前进。但有如1918年“一战”,1945年“二战”,以及1990年冷战结束的历史性时刻,2020年新冠肺炎的暴发是重组战后格局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这一刻,原有秩序的崩溃只是一个起点,十年之内全球将出现多极化,美国、中国和欧盟可能代表不同的极点。由于欧美同属民主国家,加上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分享相似的价值,是这个新格局中依旧不变的重要一方。这从澳大利亚,特别是英国最终决定禁用华为5G设备可见一斑。而中国和俄罗斯则是这个格局中的另一方,中国在香港实施国安法之后获得了53个国家的支持,而反对的27个国家都是欧美等西方国家,这显现中国已重返半个世纪前的世界格局。但与“二战”之后出现的世界格局不同,欧美间的团结将大不如从前。同样,中国与俄罗斯也不可能在所有重大议题上保持一致。在新的国际政治格局中,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遂其意愿,不同的极点之间将相互竞争与合作。

在这个世界新秩序中,国际体系的未来组织原则尚不清楚,其中最重要的依旧是美国因素。如果孤立主义在美国继续主宰政坛和民意,并希望减少在全球扮演领导角色,那么中国和欧洲的分量在新格局中将更为重要。但美国也有可能在未来的五年中发生变化,倾向于建立更为强大的联盟。而欧洲也早已告别过去三十年来走向融合的趋势,欧洲和平的“统一”不再可能,而分裂的欧洲也努力在调整自己未来的战略以争取在新的政治格局中占有重要的一极。在日益多极化的世界中,联盟和经济伙伴关系将因此变得越来越重要。最新透露的中国和伊朗签署的25年协议,无疑是中国在地缘政治上企图西进,努力尝试建立与巴基斯坦、伊朗,甚至阿富汗、叙利亚和伊拉克战略关系,就是其中一个明证。

世界新秩序的未来无法确定,历史的进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后冠状病毒时代美国会否重新拥抱国际主义,还是坚持目前离群的灾难性道路。无论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国和美国最终都会从新冠病毒大流行中摆脱出来,但这场大流行已经严重损害了两者的影响力和软实力。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没有表现出自己的领导力,在国际社会需要救助时做出快速的回应。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无法以“赢家”的身份从这场危机中脱颖而出,而他们应对未来的方式将改变世界力量的平衡和走向,而“大国竞争”的辩论甚嚣尘上,掩盖了正在演变的国际事务的真实状态和战后格局随时崩溃的危机。

灰犀牛三:中美脱钩,未触谷底

华盛顿最新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中的“大国竞争”清晰地描述了新的地缘政治环境,中美自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来的“合作”已经被“竞争”的概念所取代。如今是美国想离婚,中国不想离婚。问题在于如果是婚姻,这段婚姻已名存实亡,目前只是如何结束这段长达近半个世纪同床异梦的婚姻,只是如何离的问题,以及何时离的问题,离了之后会不会夫妻反目。纵观过去半个世纪的中美关系,双方期望越高,失望也越大。

0

在美国已经没有多少“知华派”,在中国也没有多少“知美派”。以往中方理解中美关系的出发点是,中美相互依赖的关系是建基于中国可以提供巨大的市场,美国需要中国这个世界工厂,以及中美可以共同合作应对影响全球的重大事务。如今,原有合作的基础已荡然无存,以往虚幻的期待都已消失匿迹。美国的国际关系和对华关系的新思路,一是退群,二是单边主义。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并不介意将对手逼向死角,甚至以牺牲美国自身的经济利益和盟友利益来逼迫中国就范,玉石俱焚。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之后,华盛顿在应对美中关系上更有釜底抽薪的意味。如今颇有两强狭路相逢的境地,到底是狠者胜,还是勇者胜,还是智者胜?北京主张的中美竞合关系可否最终占上风,化解华盛顿主导的美中竞争关系,但难度之高超乎想象。

中美脱钩似乎已经没有悬念,只不过脱钩过程有多剧烈,脱钩的速度有多快,脱钩之后如何找到相处之道。纵观美国越来越具有攻击性的言行,恐怕震荡的剧烈程度远超过原有最悲观的估计,美国甚至考虑取消中国的银行使用国际银行汇款需要的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系统(SWIFT),这有如“金融核弹”,对中美关系、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将是一场“核打击”。在这一刻北京明显希望以柔克刚,在不久前举行的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上,中方的发言基调突显了北京并不希望与美国陷入“冷战”对峙的局面,并设法开通中美对话的非官方管道。迄今为止,北京坚持兑现中美贸易协定第一阶段协议,特别是六月份美国大豆出口创下至少16个月来的最大销量,其中大部分运往中国。但在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越来越接近,以及新冠肺炎继续在美国蔓延的时候,特朗普的强硬立场不仅不会减弱,而且明确表示不会开始第二阶段贸易的谈判,继续将新冠病毒的蔓延归咎于中国,并签署了“香港自治法”,加剧了双方的对抗。中美之间的互信已经接近零,中美之间可以合作的领域几乎接近无。

灰犀牛四:经济衰退,反弹乏力

根据世界银行2020年6月发表的《全球经济展望》,今年全球将陷入“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全球经济将收缩5.2%,而更为悲观的预测是可能收缩8%,2020年也是自1870年以来全球人均产出下降的经济体数量最多的一年。

全球两大经济体的增长动力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第一季度中国经历了过去四十年从未有过的经济负增长,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实际同比下降了6.8%,今年“人大”会议首次没有设立经济增长的目标。即便中国在第二季度复工复产,推进经济复苏,但由于第二波疫情以及全球需求乏力,中国的经济虽然有所回升,但增长动力有限。美国的经济负增长程度没有超过2009金融危机发生时的凄惨境况,但美国的第一波疫情还在蔓延,美国难以迅速走出经济衰退。在美国暴发疫情之前的2020年2月,美国已经正式终结了自2009年6月以来的经济扩张,结束了持续长达128个月之久的历史性经济增长周期。这是自1854年以来周期最长的一次增长,世界银行预计美国经济今年将收缩6.1%。

更令人颓丧的是,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后所出现的竞争性零和博弈和思维加剧了全球经济的衰退。一方面疫情本身摧毁了过去几十年间建立起来的全球供应链,另一方面疫情又加剧了各国之间的不信任度。与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不同,当年中美两国齐心合力,作为“领头羊”,献计献策,中美之间的信任和合作得以携手全球各国走出衰退的阴影。如今中美恶斗,经济因疫情难以正常运转。当年中国愿意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处于危机中心的美国也愿意看到中国走进世界舞台的中心。然而此次中美之间的对抗使得全球合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美国正竭尽全力将中国排挤在外,不择手段地游说欧洲各国和盟友放弃华为5G技术,并加紧将TikTok(抖音海外版)驱逐出美国的步伐。华盛顿以往经常批评他人不尊重自由市场,如今却动用政府力量封杀私营企业,因此全球经济的反弹无法在短期内实现。

美国正试图建立新的全球供应链,越南和印度将是这一变化中最大的得益者,而东亚的日本和韩国也同样调整以往在中国的投资布局,台湾的鸿海已准备在印度设立苹果手机的生产线。面对内外交困,中国有否可能逆境突破,不再依靠外部市场而是内部市场拉动经济?第二季度中国经济的同比增长3.2%,2020年的中国经济在全球衰退中可以保持增长的记录,但全球经济的衰退期或许比我们预料的要长得多。而经济反弹的一个关键因素则是这一波疫情之后,传统经济如何可以成功地向数字经济转移。

灰犀牛五:金融火山,随时爆发

狼来了已经喊了多年,从2018年十年一周期可能出现的金融风暴算起,直到2020年新冠病毒终于激活金融市场难得一见的熔断,3月的华尔街,10天之内四次熔断。全球投资者一片哀嚎,以为美股牛市结束,标普500指数在短短五周内从2020年2月的历史高位下跌了近37%,七国集团(G7)的所有主要股市指数同期均下跌了20%以上,但随后出现的反弹差不多同样迅速。短短四个月,美股暴跌后出现了强劲的V型反弹,道琼斯与标准普尔500指数几乎收复全部失地,以科技企业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再创新高。疫情令全球商业活动几乎陷入停滞,但美国股市竟然在第二季度取得20多年来的最佳季度表现。同样在中国内地,股市的表现好于多数亚洲国家。中国的股市出现了一次引人注目的反弹,今年上半年,以初创公司为主的创业板指数上涨36%,深证综指上涨15%。

有如1987年和1998年两次金融市场的崩盘一样,2020年的金融市场崩盘似已成昨日记忆。全球金融市场隐藏的危机早已越过了以往危机的警戒线,这绝非评估金融市场风险的标准已经发生变化,而是各国政府大量印钞延缓了金融火山的爆发。华尔街的反转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美联储和美国国会空前的2.8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其它国家也是如法炮制开动印钞机,全球资本市场出现了与实体经济表现严重脱节的情形。如果各国政府无法确保一个国家货币体系的稳定和平衡,并通过税收获取足够收入来偿还借入的资金,迟早无法负担稳定经济所需的借贷。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面对疫情无法恢复正常运转,企业表现不佳甚至面临破产,金融市场的动荡在所难免。而角逐资本市场的玩家已经令金融市场“变质”,股价的表现甚至和企业的表现脱钩,成为计算机和算法控制的“赌场”。今天的市场是交易人员、电脑程序、算法混合的组合,整个金融系统都在等待新的火种,今年3月是新冠病毒,而未来又会是什么样的“病毒”,无人可以预料,全球金融市场的火山大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灰犀牛六:香港前途,不容乐观

在香港“反修例”运动一年之后,随着香港国安法的实施,香港出现了全然不同的未来。香港在7月1日没有发生自2003年以来常见的大游行场面,这种暂时的平静或许是因为国安法的震慑,或许因为新冠病毒的威胁。香港在政治上已经开始“二次回归”的进程,这或许可以避免香港重蹈去年暴力冲突的场面,但依旧无法改变香港不同政治光谱相互对立的现状。如何化解香港多数人对民主的诉求和确保国家的安全不受威胁之间的矛盾,并不可能在一部国安法实施之后就万事大吉。香港的民心回归在国安法之后不可能发生根本性的突变,但与政治的不稳定相比,更大的挑战是香港无法重新定位,融入中国内地的发展,又无法回到过去成为中国对外的窗口。

相反,在中美竞争关系日益紧张和对峙的情况下,香港已成为中美“半冷战”的前线,从美国推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到中国推出香港国家安全法,再到美国推出香港自治法,宣布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揽炒”终于成功,香港的反送中运动的第一受害者则是香港和香港人。香港本来可以游走于中美之间扮演特殊的角色并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如今却在中美“半冷战”第一场恶战中成为最大的受害者!成为中美对撼的第一个受害者!当美国将香港视为和中国内地其它城市相同的一个城市,这场运动终于加速了香港向“一国一制”的转移。从今以后,香港如何继续延续自1949年以来连结中国内地与世界的“窗口”作用?香港似乎只剩下作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的优势,而这也面对美国刻意削弱香港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的举动,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由于美国对香港的贸易顺差,美国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暂停香港优于中国内地的优惠待遇,包括出口许可证例外的规定,这些都不会构成对香港的实质性影响。但是随着美国大选的逼近,无人预料美国对香港的动作会否层层加码。如果纯粹从经济利益角度考虑,香港丧失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对美国和欧洲只有百害而无一利。但在目前全球大变局之下,对香港问题的判断不能只着眼于经济利益的分析。

可以肯定,香港的政局将会继续动荡,但去年的暴力场面随着国安法的实施将不会上演。但香港更大的问题在于经济,香港已经失去了过去二十三年回归后的经济转型窗口期,而在许多行业又需要依靠内地客来支撑其发展,众所皆知的零售业和旅游业就需要内地客,但又带来了香港本土派的仇视。此次疫情中,其中获得香港政府最大笔就业资助的竟然是香港最负盛名的养和医院,从中可见香港的私营医院和私人医生都需要靠内地客。同样在过去二十年里香港高等教育最大的一群非本地学生就是来自内地的优秀生,但香港不少人同样对内地学生涌入香港的担忧和恐惧已持续多年。在无法寻找可以支撑香港经济发展的新元素下,只依赖香港作为中国对外的超级联系人,却又同时不屑其所服务的客户,香港在经济上的衰落似乎在所难免。

灰犀牛七:台海南海,擦枪走火

台湾岛从中国大陆飘移的速度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快速,且越来越远。台海在过去半个世纪里,也从来没有像今日这样随时有机会陷入火海。危机的迹象随处可见,中美战机不断飞越台湾海峡,美国对台军售大张旗鼓,甚至第一次公开了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有海军陆战队进驻,这是美国官方的使馆才有的安排。更有甚者,美国五角大楼竟然刻意公布美军参与台湾军演的视频,对抗的火药味浓厚。而台海两岸的关系也同样降到了新低点,双边的官方接触已近停滞,但双方的口水战却从未停止。

一方面,北京试图以对岸根本不可能接受的一国两制来实现两岸的统一;另一方面,台北的民进党在台湾“去中”与香港“反中”的浪潮中尝到了甜头,不仅在一次几乎败局已定的大选中成功反转,而且因新冠肺炎在全球蔓延获得了难得的曝光机会。然而这也进一步造成台湾执政党的反智,将中医改为台医的建议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因此台海沦为火海的机会不再是令大家措手不及的“黑天鹅”事件,而是一只清晰可见的“灰犀牛”。武力冲突一旦爆发,将彻底摧毁“二战”之后国际格局和世界和平。

尽管发生的风险系数要低于台湾海峡,但中美两国在南中国海不断地秀肌肉的行动正步步升级。有史以来两国首次在同一时间开始了南中国海的军演,美军飞机还在近日频繁接近广东省海域,双方之间的任何误判和事故都会对中美关系和地缘政治带来巨大的冲击。二十年前中美战机在南海相撞,几乎成为美国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使馆之后,冲击中美关系的一场危机,全因911事件才得以缓和。二十年后,中国的军事实力早已今非昔比,并从上一次台海危机中面对美国两艘航空母舰而无招架之力的羞辱中走出。而南中国海对中国而言,抛开历史的情结,今日对中国的发展战略日益重要,是中国得以成为海洋国家和安全维护通往马六甲海峡和印度洋的重要通道。过去几年中国积极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地,并军事化南中国海,而美国在7月13号正式宣布不承认中国的九段线主张,这是南海争议的国际仲裁出炉之后四年,美国首次打破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不持立场的政策,南海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有机会沦为火海。

灰犀牛八:全球政治,走向专制

俄罗斯修改宪法的公投预示着全球政治走向专制的这一趋势,在短期之内将不可逆转。但这不只是发生在俄罗斯,土耳其总统也同样通过修改宪法扩大总统权力。早在2007年,土耳其就举行全民公决通过宪法修正案,将原有的议会选举总统制改为全民直选。三年前的2017年4月,土耳其再次修改宪法将国家政体由议会制改为总统制,土耳其总统成为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而从2003年开始担任总理长达11年的埃尔多安,成为具有实权的总统。但修改宪法以迎合这一趋势的绝非俄罗斯和土耳其独有!

纵观欧美各国的民粹主义高涨,西方民主最新一波的复兴早已结束,甚至民主的衰退与凋零在传统的民主国度里也随处可见,美国在这次疫情中完全失控就是这个民主制度竟然产生了反智的领袖。在东亚的日本,首相透过执政党总裁任期的改变,从“最长两届六年”延至“最长三届九年”,安倍也得以成为“二战”以来日本任期最长的首相。民主欧洲在“一战”之后重新出发,但因经济大萧条所引发的社会和政治动荡,专制和法西斯统治再次主导欧洲。“二战”之后,许多国家摆脱了殖民统治建立了民主制度。进入七十年代,葡萄牙、西班牙、希腊结束了长期的军人和法西斯统治。九十年代,冷战的结束让东欧脱离了苏联的势力范围,也因此走上了民主社会。然而在这一波走上民主之路的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包括波兰和匈牙利等国都同样开始滑向越来越不民主的反方向。短暂的“茉莉花革命”曾经给人们无限的遐想,但也因此开始了民主向后转的历史时刻。从摩洛哥开始的“茉莉花运动”,并没有将包括埃及在内的北非各国引向民主之路。

上一世纪的经济大萧条使得历史发生了重大的转折,如今全球政治走向专制的趋势,又恰巧遇上了与上世纪大萧条类似的场景。1930年开始,从苏联成为独裁国家,到欧洲和亚洲出现法西斯主义,最终引发第二次世界大战。人类是否会再次重复这样的悲剧?

灰犀牛九:“ 黄祸”歧视,挥之不去

在新冠病毒暴发不久,我就发出警告,不管新冠病毒的来源地在哪里,有关“中国病毒”的炒作将使得全球华人和亚裔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和歧视,因此绝不可以掉以轻心,更不要在全球抗疫时因他国的失误而出言不逊,引火烧身。特朗普至今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更是火上添油。我们在新闻中已经目睹了白人种族主义者在全球各地对华人和亚裔的歧视有增无减,甚至从辱骂演变成暴力,而这只不过印证了某些白人心目中长期以来对黄种人固有的心态。不幸的是一些华人媒体因为敌视北京也加入了这场大合唱,特别是港台一些“反中”媒体不停地在叫喊“武汉肺炎”,其实最终伤害的也是他们自己。

在少数族裔众多的美国加州,不仅发生了普通民众对亚裔的歧视,一个中年白人妇女向一个菲律宾裔女孩叫嚷,要她滚回自己的国家,而且一家位于旧金山的高科技公司的CEO竟然也出言不逊,就餐时叫一对已在美国居住26年的华裔夫妇滚回自己的国家。最新的一个案例发生在澳大利亚一位中餐馆送外卖的华人身上,他惨遭两位白人的跟踪和毒打,这也从侧面说明澳大利亚政府口口声声保证华人安全的承诺并不可信。特别是暴力事件发生之后,并没有见到政府对此进行谴责,华人团体不得不付诸行动,进行自卫,这让人想起了华人移民他国几百年的历史,依旧没有根本改变与几百年前同样的命运。

灰犀牛十:中印冲突,难解难缠

中国与印度的冲突因两国至今无法解决的边界问题再次爆发,并直接冲击过去几年两国试图建立的合作发展关系。印度在俄罗斯的支持下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但中印两国因边界问题而无法化解双方的对立。在6月的边界冲突之后,印度全国上下对中国产品采取抵制行动,甚至从手机上“下架”包括抖音、微信在内的59种中国应用软件。

0

过去几年,印度已成为中国不少企业家希望寻找投资和发展的一个热点国家。据印度孟买智库Gateway House的调查,中国资本至少投资了75家印度企业,横跨电商、金融科技、媒体和物流等领域。在印度30家互联网科技“独角兽”企业中,中国资本在18家中拥有多数股权,涉及的资金规模超过35亿美元。2019年,中国的投资者在印度创业市场投资了90家初创企业,投入了39亿美元。中国的产品在印度几乎无处不在,进入了印度家庭,包括手机、空调、电扇、家具和厨房用具等。2019年中国和印度的双边贸易额约为900亿美元,其中近三分之二是中国对印度的出口。但是印度民间长期的反中情绪,有如中国人的反日情绪,总是令中印这两个亚洲邻国无法突破现有的关系,时时浮现,难解难缠。

灰犀牛十一:全球互信,不断下沉
灰犀牛十二:贫富悬殊,继续恶化

…………
是的,没有黑天鹅只有灰犀牛,一只又一只的灰犀牛正虎视眈眈,随时可能在2020年的下半年冲撞世界。这个世界已经大逆转,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一直相信未来总会更加美好的时代已经终结,或许我们需要耐心地等待重拾希望的岁月。

(文内用图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