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财金视界】企业变革的驱动力 | 校友观点

返回

2020年6月24日 | 财金管理系

港大ICB财金管理系推出视频栏目 “财金视界” 。以专业洞察、多维视角、切身经验,聚焦热点话题,分享财金观点,开拓投资视界,融通理论与实践,助力金融服务、投资管理及财务专业的管理者站在事业更高处。

0

世界在变,专业不变。经济的放缓已让很多企业的业务增长降速,又遭遇疫情、疫情反复。现在经济的暂时衰退已成定局,我们是坐等经济好转?还是积极行动?

本期“财金视界"请到港大ICB财金管理系的三位杰出校友,从互联网、投行、媒体行业的角度,谈一谈企业如何在此种情况下运作,甚至将危机变为企业变革的驱动力。


企业变革的驱动力


问题一:在您看来,疫情对于您的企业有何冲击?

朱晨晖:我来自互联网消费金融行业,对于这次的疫情,包括开始、中途、结束,对于我们企业的冲击点主要有三点:

第一点,是我们整个国民消费能力的下滑,包括服务业的停摆、消费需求的减小,这主要造成整体业务量级的减小;

第二点,是在风险管理上造成一定的波动,现在随着疫情的延展,对于整个国民的收入都有一定的影响;

第三点,是对整体突发事件的应对能力,疫情从发现到爆发再到控制,这段时间对企业的影响本身就很大,如果没有解决突发情况的能力,我相信它将无限扩大对企业的冲击。

曲烁:对集团而言所受到的冲击分为对外和对内两方面:

对外而言:目前集团在紧密关注国内外大客户受疫情影响的动向,在业务执行方向、布局、策略上不断根据最新信息进行及时的修正调整,业务渠道方面也在结合各业务板块的特点不断多元化挖掘开拓。

对内而言:疫情对于员工的心理上在最开始形成了比较大的冲击,但是集团管理层通过实际行动再次印证了我们多年来在各领域所获得的最佳雇主的实至名归——目前我们还在执行这一系列亲民实用的防疫管控举措、从年初至今薪资也都是按时到账。这些既保证了工作有条不紊的推进,又尽可能保护了员工的健康。所以集团员工都是处于安心并积极的工作状态。

刘星:伴随着疫情的发展,整个我们的已投项目和专项基金的合作伙伴的业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供应链都是处在中断的阶段,线下的商业活动也停滞了。

新冠疫情目前已在全球暴发,各国防控措施逐步升级,削减运力、停飞航班已经屡见不鲜,裁员、破产的消息接踵而至。甚至也包括前段时间巴菲特也宣布抛售所持有的航空公司股票。

我们通过分析得知,中国的航空业在Q2其实业绩已经触底。乐观预计在下半年我们的业务还能有一个缓冲和提升。


问题二:后疫情时代,您认为企业应如何应对?

朱晨晖:其实疫情本身会放大企业本身的风险,对于后疫情阶段,我觉得企业应该从三个步骤进行应对:

1、 练好内功,以更积极的态度去应对太多的不可能性;

2、 调整企业的策略,降低损耗,我相信很多企业都会受到疫情的影响,企业应该及时调整未来预期,最大程度降低疫情所带来的损耗;

3、 抓住机遇,因为针对疫情本身就是放大了企业原本就存在的风险,如果能前瞻性地应对风险和及时调整,可以使风险管理和精细化运营水平提升到新层次,即可推动战略和经营管理更上一个台阶。

曲烁: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再次向全人类证明了世界的不可预测性,对全世界的影响不仅是巨大的,而且是深远的。病毒一日未被彻底攻克,就会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令全社会处于一种危机状态,那么企业要“临绝地而不衰”就应随时有危机意识,心中警钟长鸣。

从意识形态方面而言: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经济时期,在这样一个后疫情时代,坚守诚信更是企业应该要坚持的;而且应以曾国藩躬身入局之姿态沉下心来做事情,肯干苦差事。

从经营管理方面而言:在后疫情时代,面对越发脆弱的世界形态,企业应该注重不断提升自身的反脆弱性。我有如下思考:

1、成立常态化的突发社会公共事件危机处理组织,保证一旦发生状况全面统筹,保证公司基本面的安全稳定;
2、现金为王,保证安全的现金流,并尽可能使现金流充裕;
3、新产品研发及未来战略的部署;
4、轻资产运作或利用金融工具或理念,小成本大收益地进行业务试错;
5、夯实管理基础,并做好信息化转型,确保企业管理组织可以灵活应对各种突发公共事件对企业管理运作的影响;
6、紧密关注政府有关疫情复产助力优惠政策的颁布落实,积极运用好这些政策。

刘星:一场疫情,让一级市场的资本行业倒退了五到十年。在现在这个状态下,我认为企业生存下去才是最关键的,所以要保持一个健壮的现金流。持有足够的现金储备量是企业存活下去的关键,开源和截流都必不可少,能够有效的降低成本是企业的基本生存技能。而想要穿越经济周期,对于一个企业而言,也必须要具备持续创新的能力,不管是持续融资,还是靠自己原有的商业模式带来销售收入,都是必要的,也都是企业管理者必须面对的问题。

危机是一场考验,也是推动反思的终极命题,是企业价值、商业模式和成长潜力的试金石。面对黑天鹅事件的时候,如何才能带领团队挺过危机,并抓住环境改变而带来的新机遇,也是对企业管理者领导力的检验。比如我们的航空基金虽然面临了史无前例的至暗时刻,但是我们判断,随着疫情的结束,为提振市场信心,政府可能会在疫情过后推出一系列旅游出行消费相关的刺激政策。而短期内航司的市值市盈率的下降,我们判断反而存在着整体行业洗牌,以及并购重组的绝佳时机。


问题三:对于您个人的职业规划和人生规划,您有何新的理解?

朱晨晖:其实我相信不管是从事什么样的职业,最终和民生挂钩才是最重要的。从03年的非典到这回的新冠,其实我们见证了整个中国从风险意识到抗风险能力的一个提升,包括政策上的果断,还有人民的团结。但是在整个过程中我们是不是也放松过对风险的认知和弱化过去所带来的警示,风险意识应该是一种习惯而不应该是一种负担。

对于我个人来讲的话,我希望考量到未来我如何平衡社会责任感和企业发展之间的关系,我相信都会有一个新的认知。

曲烁:在当下的后疫情时代,更应秉承一颗强大的内心,通过自驱与自律不断前行。在职业规划上,我依旧以自身专业为基点通过自身的持续学习、实践、思考,完善技能、提升格局、延展思维边界以及开阔眼界,来提升自身职业的反脆弱性的同时为自己带来更多的职业弹性。

人生规划上,我希望不论外界情况如何以及自己处于何种人生阶段,都能始终保持终生学习的状态,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来港大ICB学习的原因。所以我希望始终保持终生学习的习惯,并且不仅仅局限于工作领域的终生学习,始终保有好奇心,这样才能成就我们自洽幸福的人生生活。

刘星:我是经历过非典、汶川地震和新冠疫情的那一代,每一次灾难过后,都会反思人生,我们能够为人类、为社会、为国家做些什么,哪怕是一点点微薄的力量,哪怕是为社会发展做出一点点推动。

非典时期,我是刚刚踏入互联网行业的职场小白;汶川地震时,我作为新浪博客的管理者,以自媒体的形式传递更多灾区的第一手信息给到公众;新冠时期,我作为投资者,更是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投资助力更多的创业者,让他们的梦想服务于更多的用户,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是我们拼尽全力的努力。

投资是值得奋斗终身的事业,那么学习也是要伴随我们终身的。不管是新冠疫情对我们的影响,还是其他的影响,投资和风险其实是分不开的。对于我们来讲,我们也要不断地日进精进,更多的去拥抱未来环境带来的改变,也感谢港大ICB 提供了这样的机会,非常高兴在这里与大家交流分享,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