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关启正: “地摊经济”能撬动全球股市吗? | 深度观点

返回

2020年6月15日 | 财金管理系

89
关启正博士 Dr. Zenki Kwan
港大ICB客席讲师
香港上巿公司企划发展及投资部副总监
前摩根大通投资银行家

最近,一股全民“摆摊”热潮悄然兴起,“地摊经济”概念开始受到投资界关注。港股上市公司五菱更是趁势推出了“摆摊神车”,一度助推股价大涨。

3

在新冠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增长和企业盈利放缓的当下,新经济概念也在不断涌现,全球产业链脆弱与生机并存,变革与转型迫在眉睫。

近日,港大ICB特别邀请了学院客席讲师、香港上巿公司企划发展及投资部副总监、前摩根大通投资银行家关启正博士,为大家剖析了全球产业链布局的调整方向和中国产业升级的大致路径,同时与投资者们分享了相应的资本市场投资策略。

疫情另一面:为全球产业链转型升级创造了机遇

地摊经济大热与意图提振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增速迟缓不无关系。受疫情影响,国内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全球制造业PMI(全球采购经理指数)急剧崩溃,三大产业大幅下滑。2020年前5个月已经过去,中国抗击疫情取得了显著成效,全球疫情也正趋于和缓,经济活动必定重新展开。

4
3

疫情是人类的灾难,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给全球产业链转型升级提供了机会,全球产业链布局将会循三大方向作出调整:

第一个方向:高阶生产线迁回本土。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全球产业链一定程度上停顿,为了预防疫情失控可能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各国政府基于国家安全考虑都会鼓励生产重要战略物资的工厂撤回本土。

4

日本政府已抢先开出第一枪,4月7日宣布拨款22亿美元用于协助日本企业把生产线从中国移回日本境内。与此同时,4月9日,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亦公开表示,美国政府应为有意撤离中国的美国厂商支付搬家费。进入5月,更有消息传出美国政府拟全面加速产业链转移,已有多个政府部门积极研究供应链中的关键领域及其迁移瓶颈;为鼓励美商移回生产线,当局可能会提供税务奖励或返国生产补贴。

第二个方向:中低阶转移到东盟或南亚国家。对追求低成本的中低阶制造业者来说,东盟的越南、南亚的印度可望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越南在地理位置上邻近中国,取得中国供应链产出的零件相对容易,加上劳动人口较年轻,又拥有电子业制造经验,故此能够在一众东盟国家中突围而出。

在制造业的迁移中,越南无疑是最大的赢家。蜂拥而至的投资、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快速崛起的中产阶层、高速发展的城镇化……越南就像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千年顺境”,到处是即将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的欢呼。2017年,越南GDP增长6.81%,超过了同期印度和中国的增速,位居全球第一,吸引外资达创纪录的358.8亿美元;2018年,越南对外出口额预计将达2400亿美元,同比增长10-12%,成为东南亚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至于印度,则胜在劳动人口多且便宜,对智能手机亦有庞大内需,所以智能手机组装产业链已有聚集于印度之势,鸿海、纬创等代工商均进驻印度设厂。纬创刚于3月宣布,将印度子公司投资额上调至7600万美元,以扩大当地产能。鸿海现已于全球16个国家及地区设有生产据点,非中国产能从25%升至35%,未来亦会加码投资于印度及越南。

第三个方向:贴近欧美市场就地开设生产线。就近在欧美市场设置生产基地以满足当地需求,现已成为企业去全球化策略的重要一环。美商重整产业链布局时,除考虑移回美国本土外,还会选择迁往加拿大或墨西哥。早前已签署《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的墨西哥,因劳动力成本较低,地理位置又得天独厚,是供应链的理想选址。目前美国波音和韩国起亚汽车皆在墨西哥设有生产线。另外,土耳其与巴西也是欧美企业转移产业链时可供考虑的选项。

去全球化大势下:资本将扮演更强角色

这次疫情造成了呼吸机、口罩等物资的紧缺,加之长期形成的政治互信缺失使欧美国家产生了焦虑情绪,会引导、鼓励甚至强迫一些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生产企业搬回本国或其他可控地区,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与中国的连接。同时,中国老龄化问题逐渐显现,产业升级是必然之选。

中国的产业升级大致可分为三个层面:

首先,传统制造业要进行迭代,向先进制造业发展;其次,要以数字经济为核心,通过5G通讯基础的普及,衍生诸多垂直应用,比如工业互联网、物联网、车联网、自动驾驶、人工智能、大数据等。这些领域都需要建立在海量硬件基础之上,比如通讯设备以及传媒技能。相较其他国家,中国作为全球超大经济体将更具优势。此外,中国产业会自动补齐产业链。尽管美国等西方国家处于产业链上游,他们可以限制中国的5G技术和设备发展或去投资其他国家,而这都将进一步推动中国的产业自动补齐产业链的缺失部分。

如今,我们已经经历了四次全球价值链的重构。接下来,产业会朝着本地化、区域化的趋势发展,资本也会慢慢开始扮演更强的角色。比如,疫情期间美国人用的口罩虽然产地是越南,但是口罩工厂的资本可能来自于中国内地、中国台湾或者中国香港;同时,资本和技术也将逐步进行全球化、网络化的联结。假如未来中美贸易战持续打下去,中国的产能可能被搬到马来西亚或者印度,但中国人可以通过资本把这些产能连接起来。

投资优先顺序:A股市场及新经济最值得关注

2020年,中美关系也是投资者除新冠疫情外最关注的议题。从宏观市场角度来看,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合则两利、败则两伤,这是不变的大框架。但不能忽视的风险点是美国大选,特朗普为竞选连任可能会继续推出一些增加中美贸易紧张的措施,预期大选前美方将持续对中国展现强硬态度,但不一定会大面积增加中国的贸易关税,可能还是会尽量以不影响双方贸易协议、经济复苏为前提。

中美贸易中香港市场也至关重要。一国两制下的香港虽然是美国在全世界最大的贸易顺差地区,但香港能否保持外资进入中国的门户地位,更多依赖中国经济发展与香港市场的税率、监管制度、市场效率、专业服务,市场稳定性有所保障。不过,由于去年下半年的一些社会事件及疫情影响,加之目前美国也可能会影响香港关税地位等政治因素,使得港股市场今年的表现相对较弱。

综上,从投资者角度来讲,下半年对市场选择的优先次序应该是:A股巿场 > 美股巿场 > 港股巿场,同时新经济 > 旧经济

中美贸易问题每次升温后,A股表现均优于在美国上巿的ADR。原因在于:相对美国的ADR,A股巿场的半封闭性质,使其对与中美紧张局势有关新闻的反应不太剧烈;同时,与离岸市场相比,A股也不易受到潜在外汇波动影响,而且美国投资者的资金占比也较低。

再者,所谓新经济板块,指的是除科技行业外最近流行的地摊经济或已然红了一段时间的网红经济,都属于新经济的行业,不过更属于炒作的概念,目前我们还需要持续观望是否具有投资价值。

社会在进步,产业在转型,全球化产业链正在经历大洗牌,唯有抢抓机遇、顺势转型,才能在市场变幻中占据主动位。


(文内用图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