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许嘉铭:世上最容易的赚钱方法(没有之一)| 深度观点

返回

2021年5月25日 | 财金管理系

xu

许嘉铭先生 Mr. Joe Hui

港大ICB客席讲师
鹰眼集团量化部投资总监

 

谈到金融学,大家就会想到股市。二级市场是大家追梦的地方,充斥着很多令人羡慕的暴富故事,更主要的原因是,世界上没有其他像股市一样透过按下键盘一买一卖就能实时现金获利的模式。但传统金融学的智慧,是否足以让我们找到这金钥匙?我们分开五个要点来分析一下:

 

二级市场操作五花八门,学术派有资本资产定价模型(看报表的价值投资)、长短线套利(某些A 股跟H股的套利)、以及技术派的看图表(RSI,MACD,JDK)。鉴于不同策略的持仓时间长度不一,硬件的投入也不一样,能应用到的标地也尽是不同。用最科学的金融科技方法来回测投资回报,也只能说是各有千秋,很难去简单评论高低。但还好,透过学习金融学,我们能利用概率学来算出最优的理性选择:

 

(预期收益$ X 赢的概率) –(预期亏损$ X输的概率) = 赚取的回报

 

二级市场是全球博弈最猛的地方,一般都是聪明人在猜别人的下一步行动,更聪明人的人去猜聪明人下两步的投资行为。轰动全球的基金经理Bill Hwang 十天输掉 80亿美金的故事,按道理学过风险VaR或Monte Carlo Simulation 等模型和投资组合管理的人都可以避免这种重大失误的。但由实际操作的层面去细想,一个那么有经验的投资天才,背后的投资的「道理」他必定懂,那背后一定是有些不为人知或错综复杂的原因。我们除了坐看新闻和八卦,如何在暴跌的股票中找出交易机会,然后准确出击,才是交易中最大的学问。在学习回测操作时,我们发现坊间很多的投术或动量指标,其实都是老派的滞后的指标,它们在80年代或许是有用的,在90年代就平平了,到2020年后,往往用这些老指标回测出来的短时间交易更是亏钱的,因此我们更应学习新的学术如Money flow,foot print chart 或 cumulative delta 等等。

x-2

 

很多金融毕业学生,甚至是金融专业从业人士,都很喜欢在新闻报导上加上个人的专业看法,并滔滔不绝地以已发生的事情来解释这金融市场,但其实大家有没有想过新闻是怎么出现的呢?在时间的交错中,新闻的出现是不是也是安排好呢?

x-3

x-4

 

其实从2008的金融危机后,金融市场流动性黑洞或系统性风险已成为各国非常注意的一个大问题。极多数的专家已备有很多方法去防止这类风险,加上这次的Bill Hwang事件是属于客户(闲家)的问题。庄家是输了钱但没有所谓的爆煲(爆仓),理论上做成连锁大反应的机会是小概率事件。当天新闻公布后,市场充满着许多的猜测,很多讨论区都在热烈的讨论和担心下一波的金融危机是否将会发生。其实会否发生金融灾难从来无法准确预知。但市场是不是真的那么难去观察和猜测呢?大家只要冷静去看一看当天标普和高盛股价开市的良好表现,市场先生不已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事件的发展吗?大户们知道市场的情况比我们少吗?

 

关于对大市的操作,我们不止是金融上模型的编制,更重要是明白当中参数的调整。我们以普林斯顿大学新推的一门学课PPE做了一个最好的解读。单独的经济学是在社会科学系,对于现代现实的经济是不能做出很多合理的解释,所以学习的范围应先是 POLITICS(政治),然后是PHILOSOPHY(哲学),最后是 ECONOMY(经济)。正如很多人不明白,当疫情来了,实体经济差了,为何股市楼市都是升的呢?因为政府内的智囊也有丰富经验的经济学家,他们也明白,如果在政策上不帮助经济一把,比如是印钞或是“托市”,在失业率上升的情况下,市民还不起房贷,股市又大跌,那经济只会跌入一个恶性循环;相反,如果印钞令楼市股市大好,就能形成经济效应,经济复苏的速度会加快。

 

在学习上,我们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的不足,什么都懂就是代表你什么都不懂,不是因为我们智商不够,而是我们不可能拥有所有的数据。比如说有很多时候你问上市公司的主席,他自己也会说不清自己的股票日内的波动理由。清楚自己有多清楚,而不是盲目地用屁股来决定脑袋,永远要用客观的心跟着市场走,才是至胜之道。打个比如:BTC和狗币两者都是炒家热爱的标地,但也是很多价值投资者心中的垃圾,那到底是不是垃圾呢?由基本面分析我坦言不懂,我也很明白金黄金比比特币来得实在很多。但市场的确告诉了我,如果我由USD3000元买入了一个比特币,我就可以用现金USD55000 来卖出,那都是能花的美金。再则大家一定知道黄金的普及应受性一定比比特币好,这正是我们要学习比特币暴升的原因。如果我是新一代的基金经理,我又何必拿我自己手上的筹码替你拉升存货量十足的黄金,而不是去弄一个传统老牌基金经理应没有持货的目标,然后勾引你来买呢?

 

世上有必胜的策略吗?假设你是亿万富豪,你可以选择不停地做空恒生或标普指数,指数再升再空,每次再双倍注码,大市总会有跌下来的一天。但这样的操作只为赚一道气,输了的是时间,浪费人生,事实上毫无意义。

 

读书不是令你暴富或必胜,大家亦无必要期望神人会出来教你神术。学习的第一步是算出在正态分布两个标准偏差以内的大概率事情。

 

最后我想用一句我非常喜爱的金句来作一个总结:

 

「人生不只是坐着等待,好运就会从天而降。就算命中注定,也要自己去把它找出来」 。——李安

 

但愿我们能从学习和错误中明白什么是投资的对错,什么是合理及不合理。生命是很短暂的,我们能做的是站在此刻,提起重新开始的勇气。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插图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