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港大ICB十周年“挑战自我、超越自我”北非之行校友心声——撒哈拉归来

返回

2019年12月26日 | 学院新闻

港大ICB十周年“挑战自我、超越自我”北非撒哈拉之行结束已近两周。

旅程穿越世界面积最大、生存条件最严苛的撒哈拉沙漠,回归断电、断网、露宿沙漠帐篷的原始生活,有更多时间独处,对工作与人生也有更多思考。敬畏生命,保有好奇心,勇于探索,寻求突破,发现自我,方能超越自我。

00

即将告别突尼斯,15天港大ICB“挑战自我、超越自我”北非之旅行将结束,破万卷书行万里路,经济下行社会变革下如何渡过寒冷的冬天?正如逆水行舟“创新、挑战、革心、求变、信仰、执著、奋进”,永远仰望星空、持续探究成长,在茫茫事业科技求变突破中保持定力、文化交融、灰度成长。

00

我是带着问题走进撒哈拉沙漠的,并且希望在过程中找到答案;现在我有答案了,我相信每一个人也都有答案。那天午夜一个人躺在突尼斯沙漠的沙丘上,想起正在鼓浪屿日光岩顶做的“一楼半”美术馆项目。名字源于我十分喜欢的弘一法师,日光岩寺是大师清修驻留过最久的地方。

大师修的是律宗,他从不为任何寺庙住持,从不迷信,因为物质世界无法满足他的生命探索,于是探索艺术,艺术仍无法满足,因此去探索灵魂与宗教。他的弟子丰子恺说,弘一大师是活得最像人的一个人。所以,一楼是物质,二楼是艺术,三楼是灵魂、信仰与追求,大师在三楼。而我们在日光岩的项目刚好是一个三层楼的建筑,于是我便把二楼叫做“一楼半”。

其实今天也是在物质无法满足的情况下,我们出来探索游学,但远远没有进入到二楼的艺术,对于三楼还要仰望,所以项目叫“一楼半楼梯口的美术馆”。我也是抱着这样的状态与大家分享,因为每一个人都不满足于一楼,而且已经走出一楼,踏在一楼半的楼梯口。我希望能够继续拥有这样的探索与好奇心,这是最重要的,因为好奇心或许就是我们最好的答案。

00

港大ICB十周年“挑战自我、超越自我”北非撒哈拉之旅行将结束。历经数十天,奔驰5000里,学友们都经受了旅途辛劳的考验,收获多多。此行也圆了我的撒哈拉梦想。

我们虽然成功完成撒哈拉穿越,实现了自我挑战,但对于一路由导游带领,充足物质保障,吃住高标准的行程,其实谈不算多大难度的。经历的多是惊喜,感受多是愉悦,就是深入沙漠腹地,住入与世隔绝的帐篷,也达到星级酒店服务标准,算是体验了一回特别的沙漠浪漫吧,终究不过是一趟平安的行程。

其实我很清楚,大如美国国土面积的撒哈拉,真正的浩瀚无际,寸草不生,飞沙走石,酷暑严寒,真正的生命禁地,一个普通的旅者,非置身其间,是难以体验其环境的险恶与恐怖,甚至随时面临的死亡威胁。我们体验,如同坐在车内,逛野生动物园一样,不会有真正危险,所以真实的撒哈拉,怎么可以被挑战呢!或者说有几个真正的勇敢者能去挑战?

我也很清楚,我们内心世界难道没有茫茫沙漠?一样的寸草不生,同样的险恶与恐怖?只以物质追求为目标的生活,毫无觉察的无知无名,永不满足的成功欲望,可能都是我们生命中沙漠,阻碍我们去追寻生命的丰盛,灵性的光芒!

所以撒哈拉挑战是结束了,生命沙漠的挑战与超越才刚刚开始。

99

很庆幸放下了当下别人认为很重要的事情坚持来参加此次北非之行。人生活成什么样子,还应该听从内心的声音,和别人眼中的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感触最深的是两次沙漠经历。虽然有些疲惫,但真的不累,因为一直在前行的路上。梅祖卡的撒哈拉让我感受到了三毛笔下红色的浪漫;但穿越突尼斯沙漠腹地、露宿火星营地,没有信号的16小时让我们更加孤独,更适合发呆、思考生命的意义,我们在沙漠如同一粒尘埃,我更喜欢这种了无寂静的感觉。

这次撒哈拉之行让我对三毛笔下对于生命的诠释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人的一生就像浩瀚星空下一颗流星,转瞬即逝。旅行最大的意义是找到内心的自己,帮助我发现自己的样子。撒哈拉沙漠的我、阿尔卑斯山上的我、阿拉斯极光下的我,和现在的我有什么不同?

分享这几天一直在思考的几段话:“努力付出却不一定有结果,这叫扎根;过去是为了明天更美好的出发;活在当下就是一种修行;想活成什么样,要遵从自己的内心。”感谢港大ICB,感谢刘宁荣教授,感谢各位学长学姐,让我人生的旅程有这么一段美好的记忆!

00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加上名师指路,跟随刘宁荣教授从美国到台湾又来到北非,一次都不能少,一天都不能少,一个时辰都不能少。

北非之旅比想象中的更加艰辛,也有更多收获。旅途前几天想过放弃半途离开,但坚持到最后收获满满,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我们曾经对北非的了解是那么浅显,来到突尼斯和摩洛哥,看到了阿拉伯世界和柏柏尔人的样子,这都是来之前完全不了解的。当放下手机仰望黄沙那一刻,世界都安静了。我们仰望星空,思考从前想不到的生活和工作,考虑未来的路该怎样走。黄沙漫漫中,不是要看清前方,而是要抱有希望。

当我们到达帐篷看见灯火的时候,便看见了希望,一天的疲倦也荡然无存。感受如此艰辛的日子,没有电、没有水、没有网络,但又是那样开心,分享着真正应该思考的东西。跟着学院出行,不仅能收获对世界和生活的理解,还能更多地思考工作、生活,甚至政治、经济、文化等对我们影响,拓宽了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受益匪浅。

99

从年少时的三毛拥趸走到如今的中年大叔,终于来到梦中的撒哈拉。

翻越阿特拉斯山的路途遥远,我们沿途打尖,峡谷中伯伯尔人千年的方形传统建筑,诉说着越来越近的撒哈拉雨水的匮乏。由梅祖卡进入撒哈拉,刘宁荣教授手擎港大ICB大旗,一支来自远东队伍的征服之旅即将开启。

匆匆放下行李,赶紧骑上骆驼追逐落日,这一刻,我们属于撒哈拉。驼队剪影是有毒的,尽管无数次在各种影片中照片中看见过,但到了自己亲身经历的时候,总有一种莫名的大漠流浪情怀,尽管我们只是在这世界上最大的沙漠边缘门口溜达。夜晚,一些人篝火边尽兴狂欢,一些人悄悄仰望星空,于我,则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安静温柔的撒哈拉良夜。

回顾短暂的15天旅程,行将结束之时有诸多不舍。近10载的港大ICB,不仅有越来越多校友成为学院的KOL,也有越来越多的校友聚在刘宁荣教授身边一起为家国命运、为商业发展寻找更多的方向!这正好契合了我人生中场持续精进的生涯规划。去到哪里,能走多远,也许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与谁一起远行!正所谓:好伴同行无远路!期待下次相聚!

00

大自然没有说明书,所以我们要亲自来看一看。虽然世界是一本书,但从不旅行的人等于只读了其中一页,然而,有些人即使行过万里路,踏遍千重山,却连最简单的道理都读不懂,那是因为没有带着一双探索的眼睛和思索的心。

来到北非,我才知道自己以前对非洲的印记是多么的片面,但打不开我们看世界的内心,就算来了,也只能看到自己想看你而不是真实的世界;来到这北非,我知道原来非洲与欧洲这么近,还可以成为中国企业走向欧盟的跳板,不要小看每一次看似形式的商务机会,说不定你就获得了另外的先机。

15天的时间,一年只有24个15天,没有多少人能陪伴彼此那么久,在经济学角度来讲,是特别低的概率,所以,我们要珍惜这份情缘。

撒哈拉所行,记下:
卡萨布兰卡城与海交相互映;
马拉喀什的不眠广场红与圣罗兰花园的蓝;
瓦尔扎扎特山上演权力的游戏;
穿过托德拉峡谷露营梅祖卡的金色沙漠仰望星空;
菲斯古城驮着货物的毛驴与伊芙兰小欧洲,哦,还有世界第一所大学卡拉维因大学;
拉巴特的皮革染坊难忘的味道及不远处摩洛哥皇家马厩的马蹄声;
突尼斯迦太基的古城述说迦太基王朝和罗马王朝的兴亡哀音;
走出伊斯兰四大圣地之一凯鲁万,真正穿越到撒哈拉沙漠腹地吉兰堡的火星露营地;
在苏塞进入世界三大斗兽场之一的艾尔杰姆看看这世界建筑奇迹的“内脏”。

2020年,南极之旅即将启程,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