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民意可约束华尔街的贪婪行为

2009-02-01

刘宁荣博士

在最崇拜市场经济的华尔街竟然有这样不变的原则:不管生意好坏竟然可旱涝保收。当美国纳税者动用超过七千亿来拯救陷入困局的美国金融机构时,他们竟然大手笔地发放高达一百八十多亿的花红。当华尔街已到了破产的边缘,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变化了,这里唯一不变的是这些经理人年终到手的花红。这是哪门子的资本主义?难道美国纳税者要用他们的钱去奖赏这帮造成今日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元凶和金融市场的抢劫犯吗?

民众的愤怒自然可想而知。根据彭博社(Bloomberg)与洛杉矶时报所做的民意测验,高达76%受调查的民众表示,所有获得政府资金的金融机构今年都应取消红利。奥巴马这次听到华尔街分红后的愤怒,并称他们的行为“可耻”,不过是他顺从美国民意的表现。在一个民主国家,不管是政治人物,还是企业领袖,都不可能不对民意做出反应。随着越来越多的团体与个人关注华尔街的贪婪,华尔街的无法无天的行为将会得到约束。

自金融危机发生以来,华尔街根本没有反思与约束自己的行为,却反其道而行之。丑闻不断,想法没变,行为照旧。AIG在收到八百五十亿纳税者的救命钱之后,他们举办的2008年年会依旧与以往一样奢侈豪华。对此,奥巴马去年就曾公开表示AIG的高层应被解雇。美林的损失已超过四百亿,在政府支持下由美国银行接管,但在合并发生之前,美林管理层迫不及待地拨出四十亿作为分红,其总裁竟然还动用一百二十万美元来装修他个人的办公室,仅一个马桶就花费了三万五千美元,更不用说放进他自己腰包的红利了。

但这些金融机构的一般经理也有同样的心态,竟然不少人觉得2008年所获得的红利太低了。其实不计华尔街经理人的红利,其平均年资已高达四十万,这是美国人平均薪水的十倍。而危机发生之后,与之相对照的是大量的美国人连饭碗都保不住,仅今年一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就有六万五千个工作岗位蒸发了。这些金融大企业在发放这些红利时,难道不想想为他们做出牺牲的纳税人吗?这些华尔街金融家们难道连最起码的社会责任都没有了吗?

因此,美国政府在使用纳税人的钱来拯救金融业时必须附带条件。美国银行的现任总裁在获知美林总裁原先的行为之后,就立即让他卷铺盖走人,而且要求他偿还装修办公室的支出,并退还已获得的部分红利。因此政府同样有理由要求那些获得政府支持的金融机构停止发放红利,如任何机构违反此规定,可直接将高层主管炒鱿鱼。美国国会两位议员正在酝酿立法,规定所有接受政府拯救方案的金融机构管理人员,其薪水与红利都不可超过四十万美元,即美国总统的年薪。

同样我们也有理由要求华尔街借由这次危机来全面改革现行的奖励制度,正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形成的这个不公正和畸形的奖励与分红制度导致了今日全球的金融危机。这个制度一定程度上鼓励了金融从业人员的赌徒行为,他们的投资决定往往不是出于保护公司与客户的利益,而是基于年底能否获得高额红利。他们甚至刻意隐瞒投资失败的事实,往往在收到红利之后才会曝光对自己不利的消息,而延缓了及时纠正错误与防止酿成大祸的机会。

已倒闭的雷曼兄弟的问题其实由来已久,但公司的老板在2006年的红利依旧高达一千一百万。2007年美国的金融危机已逼近,但当年年底华尔街的分红竟高达三百三十多个亿。无怪乎美国民众的呼声越来越高,要求华尔街的经理们必须对他们自己的投资决策负责,要做到这一点,一是延期支付他们的红利,这可以确保在出现重大投资失误之后无需负责的做法;二是改变投资有回报时拿分红,受损时无需承担的不公平规定。这犹如拿别人的钱到赌场,赢了拿红利,输了照拿佣金。

记得1997年亚洲发生金融危机发生时,华尔街的大亨和他们的代表人物将其归罪为“裙带资本主义”,也就是说腐败导致了那场危机。他们振振有词,指手划脚,隔岸观火,并指出改革之道就是消除亚洲无处不在的腐败政治与官商勾结。今天,华尔街难道不应该拿出十多年前批判亚洲国家的那种勇气,进行深刻的自我检讨,正视自己的贪婪与无耻,改变滋生腐败的游戏规则,并纠正导致全球大灾难的错误吗?

  
body back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