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2008年的失望与希望

2008-12-27

刘宁荣博士

每一年我们都会经历悲哀与失望,也会感受兴奋与希望。每一年我们总会有最好的那一时刻,也会有那最不堪回首的那一瞬间。但似乎没有哪一年有如2008年那样,令我们从痛苦与绝望中看到了无畏的希望与人性的光辉。我们从谷底看到了一个民族腾飞的迹象,也看到了世界应对变化的勇气。

一场惨绝人寰的四川大地震撕裂的不仅仅是大地和家园,它还摧毁了在这上面栖息的成千上万家庭的梦想。但就是这场浩劫似乎在一夜之间打破了众多中国人的冷漠,震醒了那长期以来已经见不到的人情关怀。这悲伤有如当头一棒,让其中的许多人知道了人生的价值,生命的意义。它仿佛让国人终于明白还有追逐金钱以外让人生更有意义的事。

因此,那从北到南,从东到西,从老到少,从贫到富,源源不断涌来的捐款所代表的绝不仅仅是金钱,那是人性的觉醒。那些从第一刻赶往灾区的上百万志愿者们奉献的绝非只是他们的汗水与青春,他们在书写80后一代人全新的历史,展示的是普世的价值,他们绝不是只会享受的「小皇帝」,他们是负责任的新世代。令人悲伤的大地震催化了良知的重现与公民社会的精神,或许这是中国崛起的一个里程碑,它展现的不是经济硬实力,而是一个令人尊重的人文软实力。

在太平洋的另一端,一场震动全球的金融风暴几乎摧毁了世界的金融体系,众多的投资银行不是被迫破产,就是被「国有化」。但这场稀有的风暴击垮的岂止是那些曾不可一世的华尔街投资家和他们的虚幻,更暴露了他们的贪婪与无耻。但人性中隐藏的贪婪又何止是无数家缠万贯的「资本家」所独有,美国多年房地产价格无止境的攀升并最终导致金融系统几乎崩溃,也清楚地显示了贪婪已经收买了众多平凡人的心。

这一灾难似乎宣判了美国式资本主义的死亡,让无数的美国人对美国的价值失去了信心。但就在这绝望的时刻,美国人似乎在2008年就要成为历史的最后时刻又创造了历史,它让人看到美国的价值还没有走到尽头,它让人看到了美国复兴与新生的力量。在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只过了四十年之后,美国人以无畏的勇气让世人看到了美国的革新的魄力。一个四年前在美国政坛还不为人所知,且从政经验不多,也没有留下惊人纪录,甚至他的名字还带有穆斯林味道的黑人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就在这时刻被美国选民送进了白宫。他的「变革,我们可以做到!」终于为美国民众带来了改变美国的希望。

但2008年失望与希望的交织与挣扎,在中国与美国都没有就此落幕。就在国人因在大地震的灾难中令人刮目相看的无私与奉献而受到从未有过的尊重,因「奥运」的巨大成功受到从未有过的赞赏之时,一场因「三鹿」而引起的「牛奶门」却又让人看到了那人性的贪婪与邪恶,它似乎清晰地告知人们金钱已经让中国人失守了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如果生命,一个婴儿的生命,上千个婴儿的生命,上万个婴儿的生命都是如此微不足道,都无法让那些已经黑了心的人们在黑暗的夜晚感到内疚与悔恨,那中国崛起的道德感召又如何架构,从哪里架构呢?

同样在美国,当人们以为「雷曼兄弟」的破产,「美国互惠」的倒闭,「花旗银行」的拯救已经是金融市场坏消息的谷底时,前美国「纳斯达克」主席马多夫在几十年里的「金融行骗」就在2008年的最后一个月被揭穿了。这个华尔街骗子竟然让包括无数的名人和银行在内的投资人损失了五百亿美金,而他的骗术只不过是将新投资者的投资用来支付旧投资者的回报,而创造了其手下基金每年稳定回报的假象。这个持续已久的骗局已经让一位法国投资者饮恨自杀,但马多夫多年来却因其在美国金融界的「声名」和「网络」而安然无恙。当道德的底线被如此践踏时,当政府的监管失灵时,我们或许须用法律来捍卫这道德的底线。

但只有我们的心灵天平,而非法律的天平,才能防止这道德的底线一次又一次地受到摧残。这应是我们对2009年的希望。

  
body back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