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环球投资趋势分析

2016-12-08

环球投资趋势分析

9月25日,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邀请张健伟老师,针对近年来的政治、经济和意外事件(黑天鹅)提出预期与建言,裨益投资人拟定2017年的投资策略和资产配置方向。


今天我主要与大家分享信息解读。如今市场信息繁多,甚至相同内容的报导也不在少数,但影响交易决策的主因在于信息解读的能力,所以投资过程可视为信息解读的过程。举个例子来说,有一天朋友问我对CDS的看法,朋友的语气中充满担忧。但我认为CDS有助于风险移转,投资人亦能从CDS的合约金(保险费)的高低来辨识该交易的风险高低,及发掘适合的投资标的。


投资市场没有对错,最终结果就是赚和赔,但什么是良好的投资决策呢?以6月23日英国脱欧公投结果为例,现在回顾英国脱欧结果属于意外事件,但你的投资因为脱欧就赔钱,没有脱欧就赚钱,则我会认为你的投资决策并不良善,甚至操作技巧也有增进的空间。你的投资决策必须尽量确保事件发生后,不论市场方向往哪个方向发展,甚至与自己预期相反时,都能确保获利或使风险可承担,如此的投资策略才是好的决策。如此一来,你的心情也较不易受市场诸多噪声牵动,导致过度交易。

 

今天分享的主题是环球投资趋势分析,而我的态度是交流与分享,方法则是信息简读。但信息和数据是冰冷的,所以为了能感受信息和数据,自2009年起,我以旅行投资者的形式,实地重复走访了四十多国、一百多座城市,进而在美元升值趋势中,在柬埔寨找到了亚洲美元;在日圆急贬和急升的趋势中,以融资策略规避房地产的汇率风险并获取汇兑利得;在利率下滑的趋势中,在台湾取得资金成本的优势,再以利差和汇差交易优化投资项目。


Q:您刚才说的投资太早和太晚这个时间点怎么把握?

张健伟老师:要随时保持对市场的关注,以培养对市场的敏锐度。以2013年4月大陆开放台湾人和香港人可到大陆开证券账户为例,以我一个台湾人的角度而言,当时若因政策开放,就急于进入股市,需等待1年半才迎来牛市,而错过房地产增值的趋势。当时我的信息解读是,台湾和香港的散户仍不足以撑起A股,但我已察觉到政府对股市的态度,所以一直关注和等待更显著的利好政策,直至1年后沪港通才出现。但沪港通至2014年3月见报后,也受到诸多纷扰,而延宕至2014年11月17日才开始运行。从我上述的投资历程中可知,要能掌握投资时点,除了正确的信息解读外,也需要持续的关注和耐心等待。

 

再以美元升值为例,何时是美元开始升值的时候?我认为是境外人民币比较便宜的时候。


人民币外汇市场分为境内与境外两个,境外人民币比较便宜时就意味着接下来美元开始升值,因为在境内市场,人们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需用人民币支付,而境外人士持有人民币的目的则只是希望因人民币升值来获利。当境外人民币汇率偏低时,这意味着人民币面临着可能贬值的压力,但这并不意味着投资者可以立即进入投资,因为当时中国政府有四万亿外汇储备,也就是说央行对人民币汇率具有显著的影响力,政府对汇率的维持,直到花费了四分之一的外汇储备后(约莫1年半的时间),才开始导引汇率贬值。综上可知,境外人民币相对便宜时不表示会随即贬值,因为政府拥有最多的外汇储备和人民币现货。即使在境外以衍生性金融商品放空人民币,当衍生性金融商品到期时,投资人除了转仓就是结算,这时投资人可能才察觉没有现货可以回补,使得获利减少或转盈为亏。因为人民币现货都在政府的掌控中,毕竟衍生性金融商品会有到期日,而现货没有到期日,于是产生投资期间的错置风险。这样的情况近期也发生在欧洲,因为债券现货因欧盟的量化宽松,被欧洲央行买走,导致利率期货交易商缺乏债券现货回补。

 

2016年3月,我在上海的港大ICB开放日表示:2016年的经济现象是调结构的中国、复苏的美国、滞闷的欧盟、消逝的日本、长期的反恐和极端的气候。进而推测低增长、低通膨、低利率(负利率亦有所见)和低贸易(全球第七大韩进海运破产)的趋势。今时2016年快过去了,而2017年的经济现象除了变成成长的美国和团结的欧盟以外,其余现象仍旧不变,而低利率和低贸易仍将继续维持,但增长和通膨都会比2016年高一些,但仍然是处于低水平。

2017年仍是中国的调整年,因为调整不会是短时可以完成的;而美国的复苏已确定;欧盟方面本来乏善可陈,但英国脱欧公投事件后,虽然市场的主流言论是欧盟将持续分裂,甚至有经济学家预言欧元将在十年内解体,但我实际探察欧洲各国后的看法是欧盟未来反而会更团结,因为不团结的已经走了,留下来的都是团结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看到了两个现象,2015年7月我去希腊观察其全民公投是否要接受欧盟的樽节方案,这个方案要求希腊政府不能再随便花钱,不能乱发福利。最后公投结果显示拒绝这个方案,但希腊政府却在两个月后接受了更严苛的方案,因为欧盟坚定地表示希腊若不接受樽节方案就不会提供援助。此现象表示希腊要想留在欧盟内,未来在财政政策上必须与欧盟吻合。欧盟成员国保有自己的财政政策,但货币政策则由欧洲央行统一执行,如果某一成员国的财政政策不符合欧盟规范,欧洲央行并不一定会给予货币政策上的支持。第二个现象是英国的脱欧公投,欧盟并未阻挠并予以尊重。由此可知欧盟成员国都可以透过公投来决定是否待在欧盟。因此我认为留在欧盟的成员国将更加团结。
 

再来看日本,这个国家其实在逐渐消逝,因为2015年人口大约减少34万人。人口的消逝也是日本经济乏力的原因所在,也注定了安倍经济学的失败。
 

极端的气候促使基因改造、化学、医疗、生命科学等各方面的需求和研发。传统产业也可能因此获利,例如温差的加大,使得纺织业和服饰业销量增加。 对于低增长,我认为2017年还是低增长,但是相对比2016年要好一点;低通胀方面,2017年通胀将还是很低,但比2016年还高一点,因为油价正在蕴酿上涨的能量。


所以我用通胀+来表示。至于低利率与低贸易的现象不会有多大变化,利率调降后再升回来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投资报酬在低利率时的利率敏感度较大,除非通膨和薪资增长快速。 

 

中国调整的过程将会非常漫长,与欧盟一样,不会短时间结束。这其中主要是因为内需市场没有建立起来,从上世纪80年代迄今,在GDP中的占比都没有很明显的起色。


中国还有一个地方很有趣,中国家庭消费占GDP比例仅为26%,人们会觉得付房贷车贷是一项大额支出,但远低于同样很保守的日本,日本的国内消费占GDP比例可以达到六成。

 

在政府效率上,依我的多国游历经验发现,我最在意的不是政府做对事,而是政府有没有在做事?做错了会不会改?因为有一种衰退叫“印度式衰退”,就是政府的基本职能是公共建设和完善法规,如果政府这两件事情没做就会陷入“印度式衰退”。我在越南、泰国、菲律宾、印尼都看到过这些现象。
 

从存款准备率可知中国政府未来还能放出很多钱,目前存款准备率大约在16%,而美国是8%,台湾则是12%。 

 

目前人民币的位置很尴尬,因为人民币兑美元是贬值的,但兑其他货币却在升值。

 

我这里还要强调一点:人力资本比货币资本重要。目前大家都在关注资本外流及其产生的贬值问题,其实我更在意人才的外流。中国2015年人口增长了约640万人,但净移出人口约42万人,美国则是净移入人口约133万人,而能符合移民条件的人口都是具有财富或(和)技术的人才。另外人口结构问题也将逐渐浮现,未来十年至少缺工5000万人,而十年之后情况只会更恶化,因为毕业人口和退休人口差距愈来愈大。虽然失业率会因此下降,但结构性失业会增加,导致薪资差距加大。


美元优势不在于它是升值还是贬值,而是无论升贬它都有人要。所以,持有美元的原因已不是因为它汇率的升贬,而是需要与否。因此,未来人民币的优势并不能建构在升值上,而是要强化使用率,如果人民币升值才有人要,贬值就没有人要,那人民币并不具有优势。 

 

再说石油,石油还处在累积上涨能量中。库存虽然在增加,油井确在减少,但油井不是水龙头,可以随时开关。全球原油存量也只是一种参考,我从小就听到原油终耗竭,和现在的低油价和日增的原油库存相距甚远。

 

 
张健伟 先生

Mr. James Chang
张老师荣获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2015年度杰出老师,兼具财务学术理论与投资交易实务的能力,至今仍以旅行投资家的模式实地考察(field research)且重复游历全球四十多国、一百多座城市。其实际交易经验遍及全球,尤以中国内地、中国台湾、日本、美国、西班牙和柬埔寨为甚;投资目标则涵盖各国的外汇、股票、债券、衍生性金融商品和房地产市场。

 

 

企业财务与投资管理

PgDip in Corporate Finance and Investment Management (CFIM)

CFIM课程前瞻、理论与实用兼备,有系统地教授财务管理的知识,让学员逐步积累投资管理、投资工具和国际经济趋势等前沿知识,进而能够战略地规划资本,了解环球上市与并购实务,并有效地分析企业价值,为迎接知识经济时代的挑战做好准备,助企业创造最大价值。

  
body background